分享到:
当前位置:许肯中文网 > 一渡升仙 > 正文 891.搭救无策

正文 891.搭救无策

书名:一渡升仙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呈心 || 错误/举报 更新/提醒 投票推荐

    此番话后是长久的沉默。eΩww w┡1xiaoshuo

    程隅身子向后,扬天倒在身后的草地上,双手枕着脑袋,望着飘着多多白云的天际,心情平和。

    见此,莫之衍和奕也学着她的样子倒下。打量着这一方美景。

    想那么多做什么?既然他们都是修士,就要有随时殒命的准备,只不过在那之前,把握好每一个当下,才无悔仙途。

    程隅也不想要他们一个保证,因为如果是她,明知身边的亲朋好友有难,她也会选择和莫之衍一样的做法。这想来就是修士的七情。

    不知不觉,程隅心境又提升了不少。

    三个时辰之后,程隅和奕乘坐飞舟向着西极修罗殿的反向行去,原本古潇所说的程家族地,她也需要亲自再去寻个答案,可无奈从这里去东南边境最快也要十天半月,而答应过凌弑天的时限却不足以去这一趟。

    是以,程隅打算等处理完凌弑天这边的事情之后,再去程家。

    而莫之衍则是先行回了门派,他当初从北渊族地被传送出来的第一个地方,就是程隅所在的餮舌漠。是以,程隅觉得有必然要莫长老还有刘綜仁等关心他的亲友知道他还活着这个消息。毕竟,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真心关心莫之衍,这也是他们乐于见到的。

    隐身的飞舟在云层中一闪而过,程隅却突然将其停滞半空,向下望去。

    他们所在的下方是彩石谷的边缘地带,一片贫瘠的荒地。

    底下有一群魔修缓缓前行,从练气到金丹,足足都百人之行。不过在西极见到魔修实属正常,真正吸引程隅目光的是他们中间有几个魔修高高的抬着一个修士。

    一袭麻色法衣的少年,看起来却比上次结实了些许,看他动弹不得,口中却不断的骂骂咧咧,程隅认出了他是玄演宫的姬无策。

    这小子,怎么被魔修抓了?

    程隅想了想,飞身下落。

    众魔只觉一道残影一闪而过,扛着的姬无策就消失不见。惊得众魔四下戒备,却不知他们要寻的人早就已经乘坐飞舟离去了。

    程隅将姬无策丢在了飞舟上,顺手解开了他身上的禁制。

    姬无策骂人的话还未停歇,直到后背一痛,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换了个地方,先入眼的是坐在一侧的奕,不禁瞪大了眼睛看得痴了。

    又想到似乎在哪里见过奕,当下转头就见到了程隅。

    “原来是你啊!”姬无策惊呼。

    程隅点头,揶揄:“怎么?你又从玄演宫偷跑出来了?”

    姬无策想到之前的窘境,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有些气恼道:“这次是我大意了,我都告诉他们我爹是姬演了,竟然还敢这么对我!”

    程隅微微摇头:“我想,他们之所以要抓你走,就是因为你爹是玄演宫宫主。多好的一个筹码啊。”

    “你是说,他们想用我来要挟我爹?”姬无策眼珠一转,气恼不已。

    程隅又是摇头:“我知道他们是如何想的,总之你因着这身份保全了一条性命,也是值当。”

    “你说的也是,不然他们方才早就要出手了。”姬无策见自己现在安全了,当下就乐呵呵道:“你我还真是有缘,我统共就出来了两次,没想到都遇到了你。还有多谢你这次出手相救,大恩大德,无策铭记于心。”

    还真是心宽,刚从魔爪中逃脱,现在就忘得一干二净,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程隅好笑的坐在一侧,不过像姬无策心态这般乐观的,在修仙界也是少有。

    “不必挂齿,我们也算有缘罢了。”程隅随口附和。

    “要是我下次出来再遇到你,那我就娶你做双修道侣!”姬无策突然道。

    ‘噗’

    程隅险些岔气,摆手道:“别,你出来才认识几个人啊,等往后你真见到心仪的女修,再说这样的话也不迟。”

    姬无策听了取出他的玄武甲:“你说的也对,不过我还是先测测我们是否有良缘。”

    “你不用测了,你这臭小子没有机会的。”正在打坐的奕睁眼瞥了姬无策一眼。

    “那可说不准。”说着已经在玄武甲中装入了几枚铜币。

    程隅饶有兴趣的看着姬无策摆弄着玄武甲,一边看着他神神叨叨的演算。

    这玄演之术,程隅并非有所涉猎,不过却知道其中的深奥不逊于四艺中的任何一项。修士越是到了高阶,就都有基本预测的吉凶预测的本能,可这种本能比起玄演术来说简直是微不足道。

    也让天楚的高阶们对玄演宫深是推崇,或许还有一些忌惮。毕竟修士逆天而行,对这些能言生死,断吉凶的玄术修士总是又恨又爱。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她现在就是看热闹的人。

    ‘噼里啪啦’三声,铜币散落在飞舟上,姬无策点了点,又推演了几下,随之垮下肩膀:“诶,多好的女修啊,怎么和我没有半点情缘呢?”

    程隅笑道:“没有情缘,还可以有友缘啊。收你做个小弟也不错。”

    姬无策一把抓起铜币,快的又放了进去,重新甩了起来:“谁要做你小弟。我以后可是要继承玄演宫的,让人知道我成了你的小弟,还如何让我在修仙界立威啊。”

    程隅有种预感,要是这小子以后继承了玄演宫,绝对会在天楚引起一番轰动。

    再甩一次,姬无策哀嚎:“怎么没有。”

    足足测了三次,姬无策才收起了玄武甲,一副生无可恋的躺在飞舟上:“算了,我怕是找不到像你这么漂亮的道侣了。”

    “那你怎么不测测你的道侣在何处?说不定你能早对她一见倾心。”程隅道。

    姬无策却是摇头:“玄演术虽好,却不能轻易算具事,那些太过耗心神,容易折损芒元,我可不想成为个短命鬼。再说了,要是我事事都算的清楚,那我这人生还有什么意思。就好比我可算此行有惊无险,却不能去算因何遇险,因何解难。”

    闻言,程隅莞尔,这就跟她所说的凡是都要自己去面对,是一个道理。

    不禁对姬无策多了一份好感。这姬无策年纪轻轻想的倒是透彻。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