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前位置:许肯中文网 > 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 > 章节目录 72.072谁把她欺负成这样的?

章节目录 72.072谁把她欺负成这样的?

书名: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殷千城 || 错误/举报 更新/提醒 投票推荐

    “黎先生说……做不做是他的事,倒不倒是您的事。”

    张妈犹豫地复述出黎北辰的原话,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慕遥的反应——今天早上她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黎先生站在厨房里,冷冷清清的一个身影,正在调节着炉灶的火候。

    他专注却又淡漠,平平静静地做完一件事,让人根本无法探知他的情绪。

    张妈有些不忍,当时就说了:“慕小姐昨天还说,她不吃您做的东西……”何必这么浪费心力呢?他对慕小姐的用心,大可等两人和好以后再用心啊窠!

    于是,黎北辰便平平静静地留下了那句原话。

    “慕小姐,”见慕遥僵着不动,张妈迟疑了几秒,出声尝试化解,“要不您喝豆浆?粥我放回去……”也别糟蹋了黎先生的心意。

    这样“两全其美”,岂不是很好?

    “不用了。”慕遥笑笑,释然地朝着张妈摆了摆手,“不用换了,帮我谢谢他。”

    只有接近自由,她才会学着坦然接受——以前,她总觉得黎北辰囚/禁着她,不管对她怎么样,都像是在豢养一个宠物,所以她觉得恶心;现在不一样,她马上能名正言顺地离开,至于现在他对她好或者不好……她都不需要再考虑!

    抱着这样的心态,慕遥坦然地低头吃早点。

    而一旁,张妈不明真相,早已乐开了花——一会儿她要去告诉管家,事情有转机了!别老抱怨慕小姐不懂先生!这不,今天慕小姐就“懂”了嘛!

    .....................................................................................................................................................................................................

    今天天气欠佳,到达医院的时候,天空还是阴沉一片。

    “预报说今天有雨的,”司机和慕遥熟络了一些,路上尽量地找话题陪她说话,“慕小姐,一会儿您进去,我就在外面买把伞,应该会用得到的。”

    他出来走得太急,都没有带备用雨伞。

    “好。”慕遥点了点头,“我去一趟白杨医生的门诊,晚点可能还要麻烦你送我去一趟L。”

    拿到硬盘,她可以在L借用电脑看。

    “没问题。”司机笑呵呵地挠了挠头:慕小姐往黎总那边跑得挺勤的,看来……这是要好事近了啊!

    ****

    既定的计划一切顺理成章,慕遥却在门诊挂号的时候遇到了问题。

    “小姐,您真的是要挂骨科的号?”挂号处的工作人员查了好几遍,歉意而坚定地告诉她,“可是骨科没有叫白杨的医生,您是不是搞错了?”

    “不可能!”慕遥脱口而出,着急地蹙了蹙眉,“那你帮我找找其他科的白杨医生,昨天他也是出的门诊。”

    工作人员又查了一遍,尴尴尬尬地抬头:“我们医院根本没有叫白杨的医生,查了院内名单也没有……小姐,您不会是搞错医院了吧?”这也太迷糊了!

    “怎么可能!一定是电脑系统错了!”慕遥不由蹙眉,她怎么会把医院弄错?她昨天就来过这里!

    在挂号处找不到他的名字,慕遥只能直接去门诊楼——看来只能去那边直接找了!

    慕遥一直觉得是电脑系统出了问题,直到到了门诊楼,她才渐渐发觉了不对劲——

    “小姐,我们这里没有白杨医生!”

    “小姐,我们医院从来就没有过叫白杨的医生!”

    “我在门诊干了十年的导医,这里的医生我都认识,没有叫白杨的……”

    “……”

    不一样的说法,同样的答案。

    像是坠入了某个平行时空,这里完全没有白杨医生出现过的痕迹,反倒是这里的护士医生,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接连求问的慕遥——这女孩年纪轻轻的,不会是精神错乱了吧?

    没有丝毫破绽的统一口径,让慕遥的心一点点发凉:这不

    像是整蛊计划!可是谁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在一/夜之间抹除掉一个人的痕迹?这是不可能的!

    “我去骨科病房找!”她自言自语地低喃,忽而想到最后一个可能性,抬脚朝着骨科病房奔去。

    *******

    骨科病房正在晨间交接,医生办公室里坐了满满一屋子的白大褂医生,看到突然闯进来的慕遥,大家都是一愣,中止了早会,同时转头过来看向了她……

    “咳!”还是个年资较高的医生率先打破沉默,清了清嗓子委婉地出声,“请问您是哪床的家属?我们这里还在……”

    “我找白杨。”慕遥跑得气喘吁吁,她扶着门框在屋子里寻找了一圈,却没看到白杨医生的身影,只能颓然地问出来,期待地看着那位老医生,“他是骨科的主任。”

    这里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小姑娘。”那位医生尴尬地笑了笑,“骨科的主任一直是我,我姓王。”

    “那白杨呢?”慕遥不由一急。

    果然,他们这里给出的,是和门诊一样的答案——“这里从来就没有白杨医生!”

    一句话,像是一盆冰水,让慕遥的体温降到零点。

    怎么可能?

    这太诡异了!

    是今天所有的人在说谎?还是昨天遇到的白杨医生本身就是假的?不可能啊!两种解释都行不通啊……慕遥只觉得脑袋一团乱,脸色一阵比一阵苍白。

    “小姑娘,我们还要开会,你能不能……”那位主任见她不走,等待了几秒,试图让她先离开。

    只是,这回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有两个穿着保安服装的人冲进来,二话不说拉着慕遥就往外走。

    “你们干什么?”慕遥神色一变。

    “诶,你们干嘛?”就连那个主任也出声制止。

    “哦,王主任,我们保卫科的。”两个男人的回答熟稔,朝着王主任点了点头,一副本院人员的熟络模样,“这女的来医闹的!刚刚门诊通报我们过来的!”

    说完,他们合力拽着慕遥往外,根本就不给她任何解释的机会。

    “医闹……”屋子里的医生面面相觑,“她不像医闹啊……算了,既然是门诊找的保卫科,那我们也不管了……”

    ********

    那两个穿着保安服装的人十分蛮横!

    “我不是医闹!我没在这里和任何人吵架!”慕遥试图解释,但是他们两个却一左一右地架着她,快速地把她往外拖。两人都是面色冷寒,一副来意不善的模样。

    “放手!”慕遥被抓痛了,也被惹火了,“你们讲不讲道理?你们凭什么拉我走!”

    骨科的门口正蹲着几个抽烟的家属,听到这边的动静,也好奇地看过来。他们是纯围观的,却被那两个保安狠狠地吼了一声:“看什么看!!”

    这医院的保安怎么会是这种态度?

    蛮横得不像是保安!

    .............................................................................................................................

    此时,L。

    顶层的办公室里,一派冷寂,黎北辰正低头看一份商业报表,好看的眉峰始终隆起。而此时的会议室外,早已被八卦闹翻了天——

    “你们昨天看到了吗?总裁的未婚妻!”

    “就是后来总裁送出去的那位……听说是在奥创广告工作!”

    “我知道我知道!她姓慕……以前来过我们公司的,我竟没看出来她是老板娘!太低调了!”

    “……”

    “聊得真好!要不要去会议室开茶话会?”陈泽走过来正好听到,他不由出声遣散了八卦人群,自己却依旧是笑意盎然,走到总裁办公室,敲了敲门便走进去,“恭喜啊黎少!听张妈说,慕小姐已经吃你做的东西了。”

    顶级特助,当然会知道主导老板心

    情的“大事”。

    黎北辰却只是牵强着勾了勾唇角:“把企划书拿给我看看。”

    陈泽递了过去,顺势在黎北辰对面坐下:“不过说真的,黎少,您和慕小姐发展得怎么样了?公司方面,他们办的庆功会也快了,想问问慕小姐会不会参加?”

    黎北辰淡淡地扫过来一眼:“你也八卦?”

    陈泽赧然,大胆着点了点头。

    看形势一片走好,他八卦一下也无碍吧?

    “呵……”黎北辰轻笑,带着几分无可奈何的自嘲,“她昨晚哭湿了我的睡衣。”他抱着她,有了难得的安眠,可惜,中途却感觉到了她的泪意……于是,他困意全失地想了一ye。

    其实,他并无进展。

    他顺利地困住了她,他昨晚甚至顺利地把她留在房间……可其实他什么都没有争取到!

    他的小贝壳,还是关得紧紧的,对他满是防范。他不敢强行打开,怕像六年前一样,感情就像强行打开的贝壳……一片血肉模糊。

    “呃……”陈泽尴尬地一愣,顿时就识相着不继续往下问了。

    黎北辰的心情,他很理解!

    他寻找了六年想要得到的……绝非如此!

    “奥创的广告下周就会开拍了,进度还是挺快的。”陈泽收敛了神色,清了清嗓子扯开话题,顺势汇报起公事来。

    “嗯。”黎北辰听着,偶尔漫不经心的应声,也不知道听进去几句?

    直到来自A市的内线电话响起——

    “黎少,慕向贤申请探视。”对方是他安插在A市警署中的人,办事还算牢靠,“我一早就去了!但是他却拒绝和我说话,只是拿着一张纸贴在探视的玻璃上,上面还写着‘我只有一个条件,保住我的命’,好奇怪我看不懂……”

    黎北辰的动作不由一停,手上的签字笔在纸上划出一道痕迹。

    他神色倏地一变,快速命令:“通知孙法/官,马上安排慕向贤转移!”

    “是!”对方不明白,却能从声音中辨别事情的紧急性,连忙应声去办了。

    “怎么了?”看着黎北辰面色凝重,陈泽的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A市那边出事了?”

    “嗯。”黎北辰的眼底闪过一丝骇然的冷意,肯定地开口,“有人在和慕向贤秘密联系。”

    道理很简单——

    慕向贤为什么会申请探视?因为那是唯一有向外开放的监控的地方!他故意不说话,却举着几个奇怪的字,很显然……这个字是给那些秘密联系人看的!

    而且,很可能,他们之间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

    “会不会是……”陈泽皱了眉,喃喃地出声,大胆地试图揣测。

    “一定是。”黎北辰打断他,薄唇抿起,俊脸上浮现出久违的嗜杀和暗色,“沉寂了六年,他们终于卷土重来了……”

    “那慕小姐……”

    陈泽神色一惊,试图询问,而黎北辰已拿出手机,直接拨出了慕遥的号码——竟然是关机!

    该死!

    他的心脏豁然一紧,那绵延了六年的慌乱瞬间卷土重来,他转而拨出司机的号码,好在电话响了两声后,顺利接通了——

    “黎总!咳咳……”司机在对面不停呛咳,声音有些扭曲,他正踉跄着站起来,擦拭着嘴角被打出的血迹,“有人冒充医院的保安,把我打了一顿。”

    “慕遥呢?”

    “慕小姐……咳咳……没事,她被警\察带走了。”

    如果整个事件中存在唯一的安慰,那就是幸好有家属觉得保安奇怪,好心地报了警!否则,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慕小姐被“保安”带走……他根本打不过他们!

    “她现在在哪家警局?”黎北辰停顿了两秒后开口,脸色沉得可怕……

    一开始就动最不该动的人,他们……还真是比六年前“长进”了!

    .....................................................................

    ..........................................................

    “我没有医闹!我是去找白杨医生的!他昨天明明还发过邮件给我……今天竟然所有人都说没他这个人!”审讯室里,慕遥第N次像录口供的警/察解释,却没得到对方丝毫的信任。

    他拿来一个笔记本电脑,按照慕遥说的,把邮箱账号密码和地址输入进去……

    空的!

    收件箱竟然是空的!

    “慕小姐,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不要再扯这种无聊的谎骗人了!”警\察审得不耐烦了,不由拍了桌子,加大了嗓门,“这是口供,不是儿戏!要计入法律证据里面的!你也是学法律的,这点都不懂?”

    慕遥没搭理他,捧着他拿来的笔记本电脑发呆:怎么可能的?她昨天明明看见的!

    一定是有人删了她的邮件!

    “快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一说,你和那两个假保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在医院门口动手?”他转动着圆珠笔,等着慕遥开口说出“真相”。毕竟,在警、察眼里,看到的情形是这样的——

    她在医院门口和假保安在动手,双方算是势均力敌,对方下手有所顾忌,她却是夺了路人的雨伞打得很狠!最后呢,她算是皮外伤,对方却被她揍得不轻……

    要算扰乱公共治安罪,双方都有责任,而且她好像罪名更大一点。

    “那你去审问他们,我怎么知道?我根本不认识他们!”邮箱里的最后一丝线索被删掉,她眼看着最后一丝希望的光芒暗去,整个人都濒临崩溃,当场爆发出来,“你怎么不去帮我查白杨?我昨天真的见到过他!”

    “你……”警\察终于忍无可忍,倏地合上笔录本,转身忿忿地出去了,“你给我在这里冷静一下!不好好说话,小心拘留你几天!”

    什么白杨医生?

    有调查的必要吗?

    医院所有人都说没这个人。

    “所长。”走出审讯室,负责审另一边的下属也是一派为难,“另外那两个小子什么都不肯说,叫嚷着受了很重的伤,要先去医院看看……”

    “去去去!”所长不耐地挥手,而下属正想领命办事,门口却传来低凉震慑的嗓音——

    “不行!”

    *****

    门口只有两个人,站在前面的那个身形颀长,神色极冷,他的身上穿着考究的黑色西装,一看就是商界精英;而跟在身侧的那个略显温和,正低头翻查着手机。

    这里难得进个大人物,所长蹙了蹙眉,还未来得及开口询问,陈泽已翻到了号码,直接拨出去,把手机往他手里一塞:“去一边听!”

    “你是……诶!是是是……哪里哪里!孙厅您客气了……”不足三十秒的电话,这位所长立马点头哈腰,态度毕恭毕敬,“原来是黎总!不知道有什么能帮得上黎总的?”

    “找人。”黎北辰拨开他,长腿一迈,直接朝里走去。

    所长都点头哈腰了,其他人自然不敢拦着,他一路都是通行无阻。

    终于,他在某个审讯室的门口停下,隔着玻璃的小窗户,看到了她——

    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上还残留着污渍、小脸上甚至带着伤……

    黎北辰不由一震,怒意瞬间浮了上来:谁把她欺负成这个样子?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