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前位置:许肯中文网 > 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 > 章节目录 228.227反正,绝对不是好兆头

章节目录 228.227反正,绝对不是好兆头

书名: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殷千城 || 错误/举报 更新/提醒 投票推荐

    “呵……”祁漠嗤笑,示意下属把人带进去,自己却是走到慕遥旁边,居高临下地看了她两秒,然后果断揉了揉她的头发,“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抢个人还需要一整夜?拗”

    “干什么!”慕遥微恼地挥开他的手。

    “别碰她!”陈泽也是面色一冷,走上来将慕遥护在身后,“祁漠,黎少和你有约定,你只负责保护慕小姐的安全。”

    “是么?”祁漠耸了耸肩,放松地往机舱壁上一靠,态度慵懒而肆意,“她现在不是很安全么?我也没欺负她……只是提醒一下,我们要提前起飞了,尽早关掉手机。”

    慕遥蹙了蹙眉,这才不甘愿地按下了关机键。

    她终究没有联系上乔桑榆跖。

    “打不通你朋友的电话了?”陈泽不知其中的内情,反而是祁漠率先问了出来,饶有兴味地停顿了一秒后,他淡淡地出声评价,“就因为你没参加她的婚礼?你们女人的友谊啊,还真是肤浅……”

    “闭嘴!”原本就心情不好,被他这么一激,慕遥越发火冒三丈,“你们男人的友谊就了不起了?”

    他懂什么!

    乔桑榆那边,现在具体是什么情况都不知道!

    “男人之间不存在友谊。”祁漠倒也不生气,索性摊了摊手,随意地找了个椅子一坐,“……只有利益。你该感谢我和你男人存在利益关系,否则,我随时都可以不高兴把你丢出去。”

    “你!”

    “慕小姐!”慕遥试图反驳,却被陈泽拉住,他蹙着眉头将慕遥往后拽,用眼神示意她冷静,不要和祁漠在起任何的冲突,“您去里面休息一会儿吧,我去安排提前起飞的事。”

    “可……”慕遥有些不甘心。

    “不,让她在这里吵!”祁漠倒是很坚持,把头靠上椅背,闭上眼睛养神的同时,淡淡而出,“过来的时候也是这样,吵吵嚷嚷习惯了……省得她憋出病来。”

    慕遥气结,本想骂出口的话,因为他的这几句反而被堵了回去。

    她只能恨恨地咬牙,转身回了休息室……

    *******

    陈泽看着慕遥的背影,蹙眉停顿了一秒,又看向祁漠。

    纵使没有睁眼,祁漠似也能感受到陈泽的目光,他的唇角微微上扬,慢条斯理地淡淡而出:“做事情看的是结果,不是过程……这点,黎北辰有没有教过你?”

    一语双关的论调,他完全以胜利者的姿态自居。

    陈泽抿了抿唇,不甘示弱地回:“我只知道,黎少从来不会欺负慕小姐。”

    至少不会用气她激她的方式,来达到最终目的。

    说完,他越过祁漠所在的位置,径直走了出去……

    ........................................................................................................................................

    律师被安置在飞机内的另一个休息间。

    慕遥忍不住多走了两步,偷偷去看了一眼——他受得伤很严重,整个人已被揍得鼻青脸肿。他的脸上和身上都残留着暗红的血痂,显然也是被折磨留下的,连脸型都依稀难辨……

    飞机上没有照顾料理的人,只有祁漠的两个下属,坐在他旁边帮他擦药酒。男人的力道都很大,动作不得要领,幅度却是很大……慕遥看不太清“擦药”的过程,却能明显听到律师吃痛的低吟声。

    她终于还是看不过去。

    “我来吧。”她忍不住进去,朝着祁漠的那两个下属伸手,“这点伤我还是会处理的……”

    下属们面面相觑,迟疑了一秒后,还是把药交给了慕遥:“慕小姐,那麻烦您了。”

    ******

    下属们很快退了出去。

    房间中只剩下慕遥和那个重伤的律师。他原本还是虚弱放空的颓然模样,在听到下属的最后一句时,却不由眼光一亮,挣扎着要爬起来,努力和慕遥说话间:“你姓慕?”

    <

    /p>

    他听到下属叫她“慕小姐”。

    “是啊!”慕遥未作他想,答得很是随意,一边用棉球蘸药酒,一边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我叫慕遥。我们算是同行,我以后也想当一名律……”

    话音未落,手腕却陡然被他扣住。

    他的力气很大,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道,整条胳膊都在颤抖。他紧紧地抓着慕遥,目光死盯着慕遥的脸,像是在辨认着什么,半响终于舒了口气:“慕遥?”

    “嗯?”

    “我给你打过电话的,你记不记得?”律师喃喃而出,声音有些虚弱。慕遥想了许久,才终于将他和之前那个趾高气昂的电话联系在一起。她差点忘了,他是打电话给她,通知她参加葬礼,通知她回来听遗嘱。

    “你为什么不回来?”律师咳了两下,勉强调整好自己的呼吸,让自己的情绪和自己的身体都平稳下来,“你如果回来了,那天宣布遗嘱的时候,也就不会都是william安排的人了……”

    “宣布遗嘱?”慕遥不解,“不是还没宣布吗?”

    “是被他隐藏起来了!”说到这里,律师便止不住又是一阵呛咳,他的情绪有些激动,“遗嘱上是有规定,继承只在姚远先生自然死亡时有效,否则一切财产用来调查非自然死亡的原因。”

    当然,这两种可能,最后都需要william和慕遥的双方签字。

    ****

    慕遥没说话,站在旁边听律师把继承方式说完,面色不禁有些囊然。

    她没想过和律师深聊,但是预想过,如果某天律师和她谈起遗产,她会豪气且坚决地说一句:“我放弃所有的财产继承权,爷爷的钱,我一分都不要!”

    不过好像姚远本身就没分什么给她的意思……

    于是她话到嘴边的拒绝,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原来遗嘱是这样的……”慕遥干笑了两声,心中暗忖:果然是像爷爷的风格!她和妈妈一样,都是和姚家相互抛弃的人。有些失落,却也有些释然。

    慕遥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在某一个陡然身形一僵,脸上的笑容瞬间凝住:“等等!你刚说的william把遗嘱隐藏起来,而且他还把你关起来……那杀害爷爷的人……”

    她简直不敢往下想。

    律师长叹一声,主动接了她的话:“是!我怀疑,姚远先生,就是他杀的。”

    话音刚落,飞机摇晃了一下,开始前行进入跑道。看来提前起飞的事宜已经沟通完毕,飞机马上就会重新起飞回国……

    ...................................................................................................................................

    “整个庄园都已经被找遍了,没有律师的踪影!”

    “我查了附近所有的医院和药店,都没有发现他出现……他受了那么重的伤,不可能走得远的!”

    “……还没有找到。”

    “……”

    汇报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传递的却都是颓然的消息。

    william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他不知道是谁溜进他的地盘,又是谁带走了人?但是他总觉得,这一切和黎北辰脱不了干系!他不但“藏”起了慕遥,还派人偷偷去的英国?

    真够阴险!

    “封锁机场、火车站,然后再找药店和医院。”william冷着脸快速命令,心中快速盘算着各项应变,正想着亲自去主持大局,可才走了几步,突发事件又找上门来——

    “william先生,A市的市长亲自来拜访了!”

    *************

    他预想中的“大张旗鼓”,再迟到了一天后,终于再度踏上正规。只是这晚了一天,很多东西都不禁变了味。

    涉及市长的会面,当然有大批的记者随行,william不能缺席,更是不能马虎对待。他特意回房间换了衣服,将英国的那些混乱强制隐忍下去,佯装无事地去见了市长。<

    /p>

    ...................................................................................................................................................................................................................................................

    “昨天临时出去开会,实在是怠慢william.smith先生了!抱歉抱歉!”市长是个圆滚滚的中年男人,见到william之后,便拉着他的手拼命道歉,“照顾不周的地方,请您多多包涵。”

    因为生疏,他叫的还是william的全名,见william没什么反应,连忙又向身后的人照顾:“来个翻译!翻译!”

    “不用,我能听得懂。”william淡然一笑,绅士地撤回手朝他颔首,心中有些疑惑,面色却是泰然,“叫我william就可以。”

    “行行行,william先生很让人觉得亲切啊!”市长又是一番客气话,明眼人都听出了其中的谄媚意味,william不知道他到底想表达什么,直到市长东拉西扯了一阵后,终于主动出声——

    “我在路上就关照秘书,英国的smith家族啊,各个都是人才!您在商界颇有建树,您的哥哥werl.smith在政界也是高位啊!最近你看怎么样,有没有空让你哥哥也来A市逛逛,发展一下两国的邦交嘛!”

    A市的整体影响力,也靠这个提高了。

    市长默默地打着如意算盘,始终没有发现william的脸色微沉,显然已经开始不快——这样大张旗鼓的风光,可不是他想要的!他和werl的关系向来不睦,到底是谁把他这个“哥哥”的挖出来的?

    绝对不是好兆头。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