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前位置:许肯中文网 > 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 > 章节目录 231.230结局倒计时2

章节目录 231.230结局倒计时2

书名: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殷千城 || 错误/举报 更新/提醒 投票推荐

    可是她人还没到,楼梯间的安全门便被人大力踹开——

    “乒!”

    一声巨响,那材质轻薄的门扉震荡了一下,险些直接被踹下来。接着一抹颀长的身影,出现在了冷暗的背景中,慕遥还没有从诧异中回过神来,他便冲过来,大力地将她拽入怀中……

    “黎北辰……跖”

    “还好……你没事就好。”她的话还未说完,便被他快速打断,他大力地拥住她,像是抱着自己失而复得的整个世界,“我以为你被困在这里……”

    她被缚在他的怀中,能听到他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也能听到他在她头顶剧烈的喘息。

    她从来没见他如此紧张急促过……

    “你直接冲上来的?”慕遥喃喃地问,看着黎北辰的模样,当下心里又是歉疚又是心疼,“黎北辰……对不起,我的手机忘在飞机上,大楼里的电话都被切断了通讯……”

    他应该是以为她出事了吧?

    “你……咳咳!”她还想继续询问,可厕所的火势渐大,许是热量过高烧到了里面的塑料门,刺鼻的烟从外门上不断涌出,呛得慕遥眼睛和嗓子都不由发涩,忍不住咳了两声。

    “我带你走!”黎北辰松开她,想也没想地脱下自己的西装覆上她的脑袋,然后背对着她蹲下来,“我背你下去。”

    纵使自己刚爬了二十几层,两腿已经发酸发胀,连身形都略显摇晃,他却还能坚持着背她再跑下去……这就是爆发力!因她而生的惊人爆发力。

    “我自己能走。”慕遥不忍心,反而抓住他的手,快速地往外跑,“走吧!”

    *****

    幸好,只是往下跑了两层,就遇到了冲上来的消防队员。

    他们带着护目镜和呼吸面罩,一身的救火全副武装。尽管他们体能好,但爆发力不见得比黎北辰强,而且负重奔上来,所以才会慢了这么久……

    “赶紧下楼!”看到携手往下的两人,消防员直接怒喝,“着火危险,是你能随便往上冲的吗?”

    而且速度那么快,他们的人根本反应不过来,更罔提能追上他了……

    ..............................................................................................................................

    两人在十楼停住,都是呼吸急促。

    这里已是绝对的安全地带,丝毫没有任何的着火迹象——楼道里幽暗微凉,空气清冷没有夹杂到任何的烟。他们再这里歇了脚,没有楼上的危险,没有楼下的喧闹。

    慕遥低喘着拿下他的外套,单手捂着自己小腹的位置,连连摆手:“不行了……我不能跑了!”

    她跑不动,再跑孩子也要抗议了。

    黎北辰咽了口口水,强硬地调整自己紊乱的气息,这才借着微弱的光线,看清她的小脸——她的额头上渗着一层晶莹的汗,几根发丝贴在了额角,她的小脸被大火熏得灰扑扑的,鼻尖和脸颊上还可见明显的灰渍……

    狼狈不堪。

    “谁把你困在楼上的?”他打量了她半晌,终于忍不住问声来,嗓音中透射着明显的危险气息,“是谁放的火?你后来又是怎么逃到应急出口的?”

    他的猜想,尽数摊放在她眼前。

    他已往最坏的地方考虑过,这怎能不让他紧张?

    “……是我。”慕遥低喘着,神色有些赧然,不好意思地冲他笑笑,然后才恢复一脸的正色,“火是我放的,因为我发现有人混到了公司里……”

    她把自己听到的、遭遇到的,一五一十地都说了。

    黎北辰的神色有些凝重,直到慕遥一口气说完,他都没有插嘴半分。慕遥以为他是在为自己的行为生气,歉疚地摇了摇他的手臂:“对不起啊……当时我太紧张,能想到的办法只有一个……你不要生气啊……”

    又能报警,又能让那些人离开大楼。

    话音未落,他却猛然扣住她的下颌,捧着她脏兮兮的小脸,不管不顾地吻了下来。他的吻很深很重,像是要把她啃噬殆尽,极

    尽地索取、加深……

    慕遥被他吻得根本喘不过气来。

    “唔……”她原本胸腔中的气息就不够,还在微微喘,他突如其来的索吻,让她根本负荷不了,反射性地推搡着他的胸口让他离开,“我……我喘不上气了!”

    黎北辰失笑。

    他俯身,忍不住一下又一下地轻啄她的唇瓣、眉眼、鼻尖……以一种爱怜到了极致的状态,换取这样浅尝辄止的触碰。

    “我没有生气,你很勇敢。”他忍不住低喃,给了她绝对的肯定,但不忘最后加上一句,“不过以后不准再这么独自冒险,我会很担心……”

    报警逃生的方式有很多种,简单的、迅速的……他都没有教她。

    比如:她可以直接往下扔东西。高空坠物什么的,只要砸到点什么,总会有人报警,总会有人到大楼里来找人……这样她不会伤到自己,而伤到别人的问题,都可以交给他来摆平。

    这些,他都没有教她。

    因为他知道她不会使用,而且他以后也不准她在遇到这样的危险……

    .................................................................................................................................

    到了楼下,两人才见到了william。

    他跑到一半的时候被消防员追上,直接被拉回了底层,并且被两个人控制着,预防他继续往上冲。他的衣服被旁人抓得皱皱巴巴,发丝也显得很凌乱,整个人的绅士外表荡然无存……

    william紧张地盯着出口,当看到慕遥走出时,心中不由舒了口气。

    还好,她没事。

    可是,当看到两人交握在一起的双手时,william的眸中不由浮动起一丝黯然。这种感觉,很难详细形容——她的眼里永远就只有黎北辰,她永远也看不到他。

    就像这次,他明明也往上冲了,只是比黎北辰慢了那么一小会儿,只是被消防员拽了回来……他也努力过!他也拼过!他也一样狼狈着!可是她终究看不到他。

    眼看着他们两人要低调离开,william忍不住甩开旁人的钳制,大步走上去,俊脸黑到了极致:“慕遥。”

    慕遥一惊,反射性地看向声源,当看到是william时,她的脸色不由一白,反射性地往黎北辰身后躲了两步。然后,她才牵强地笑笑,用故作自然的语气,却已掩饰不了语音中的疏离:“你好……william先生。”

    正是这种本能的躲避反应,刺痛了william的心。

    “你没事吧?”他竭力掩盖眼底的黯然,尽量保持一贯的沉稳和冷静,“我很担心你。”

    “不用了……”他试图上前一步,慕遥便快速地后退两步,几乎整个人都缩在黎北辰身后。她没办法当着黎北辰的面说明白,也以为黎北辰不知道william对她近乎畸形的感情,只能一味地婉拒逃离,“我一点事都没有,你不用担心的。”

    客气的语气,摆明了和他划清界限。

    william有些气急,想要再上前说明,这回却是黎北辰出手,直接阻拦住了他。他的声音冷清平静,却字字都传入三人的耳里:“你会出现在这里,说明混入我公司的人,是你派来的吧?”

    慕遥一愣,诧异地看向黎北辰,又震然地看向william——

    那一瞬间,他清晰地看到她眼底的厌恶。

    “慕遥!其实……”他心急地试图解释,黎北辰却再度打断了他。

    “我早警告过你,让你好自为之。”

    像是印证了他的话,william还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回应,下属已急匆匆地跑过来,神色紧张,压低了声音汇报:“werl秘密来了酒店,现在就在房间,叫您马上回去……”

    ...............................................................................................................

    ......................

    现场有围观的群众,自然就有抢热点的记者。

    有记者认出了黎北辰,欣喜地往他身边凑,跟着他们一路往停车场走,嘴里还在不停地询问着:“黎总!L的这次火灾原因您能透露一下吗?是人为还是意外呢?您觉得会对明天L的股价产生影响吗?”

    这位记者是聪明人,与其和人群强着拍大楼画面,明天抢个社会新闻,还不如直接追L的大人物,毕竟随便人家说点什么,那都是明天的新闻啊……

    “黎总,您方便回答一下吗?”

    对于此类的问题,黎北辰通通避而不答。

    这样的事情,他不喜欢借助舆

    论的力量,向来都是习惯自己调查,再自己“解决”。这回都不用调查,他回去直接派人“解决”一下就可以……

    “黎总,您身边的这位是……”挖不到火灾的消息,记者只能随意地挖点花边,她盯着慕遥看了许久,故意拉长了声音,喃喃地揣测出来,“您的未婚妻?”

    A市人人都知道的“秘密”——黎北辰金屋藏娇了一个未婚妻,但从不示外。

    莫非延期这位就是?

    提到这个,黎北辰的脸色才恢复了几分柔软,他抓着慕遥的手停住,正面面向记者,坦然告知:“对!我们近期会结婚,她是我正式的妻子。”

    如此近距离的真人!

    大新闻!

    记者面色一喜,忍不住举起相机,直接对着两人照了一张相。

    慕遥的心中一颤,还未从“妻子”这个有力度的词中回神,便被闪光灯晃花了眼。她紧张地用手去遮,记者却已先心满意足地走了。黎北辰莞尔:“反正我们都要结婚了,告诉她有什么关系?”

    他巴不得向全世界全部,他们马上会结婚。

    “脸很脏啊……”慕遥摸了摸自己灰扑扑的脸颊,不禁有些失落,“而且就这么宣布一下,好像……算了,回家了。”

    男人和女人的思维是不同的——

    比如黎北辰单纯地想要宣布婚讯。至于别人怎么看,他一概不感兴趣!

    但是慕遥只觉得好窘,登一张灰头土脸的照片宣布结婚,一点浪漫和亮点都没有!以后别人看到,也只会说一只丑不拉几的丑小鸭,傍了身价过亿的黎北辰……

    “嗯。”黎北辰跟上去,拦住她略显失落的身影,唇角却浮现一抹清浅的笑意。他没有明说,只是在心中默默地想:他还欠她一场浪漫的求婚……

    ..........................................................................................................................................................................................................................................................

    酒店。

    构造奢华的总统套房内。客厅内的光线明亮,一个男人正坐在沙发上喝茶,旁边还坐着另外的一男一女。不过不同于他的沉稳清淡,另外的两人神色都显得很拘谨。

    william踏入房间,眸色便是一沉,感觉到了无形的压力。

    “说吧。”目光略过拘谨的律师和“假货慕遥”,他直接在沙发上坐下,面对着主位的werl,神色相当不耐,“你找我,是想怎么解决?”

    “内阁这个月正在进行选举,我的呼声挺高,而且我也很有信心能拿下更好的位置。”werl的声音平淡又缓慢,像是慢条斯理地叙述某件事情,“所以你觉得,我应该怎么解决这些破事?”

    说到“破事”两字时,才能明显听出他声音中的怒意。

    werl抬头,重重地将茶杯放回桌面,动作大得几乎把那紫砂的杯垫砸破,然后他指着律师和那个女人:“这些都是你干出来的?夺家产,还故意整出个一模一样的人?”

    “那又怎么样。”william不甘示弱,“政界不比其他地方干净

    !你想清楚,是帮着他们,还是像以前一样,当做不知道,让我自己解决?”他掏枪,指向对面的律师——

    “毕竟我们都不想惹麻烦,不是吗?”

    【剧透一下:下章会有乔桑榆和祁漠的故事穿插,算是他们的正式“起点”的透露哦~】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