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前位置:许肯中文网 > 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 > 章节目录 244.243情深不浅4——你要不要抱抱?6000+

章节目录 244.243情深不浅4——你要不要抱抱?6000+

书名: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殷千城 || 错误/举报 更新/提醒 投票推荐

    翌日。

    慕遥起了个大早,心情莫名地好。她穿衣洗漱完下楼,发现慕向贤已经做好了早饭,他已换上了运动服,正收拾着一套钓鱼的工具,正打算出门。

    今天是周六,爸爸不用上班,有活动踝?

    “爸爸你去钓鱼?”慕遥欢脱地奔上去,连早饭也不想吃,“带我一起去吧!耘”

    “胡闹什么?”慕向贤没好气地拍了拍她的脑袋,笑着嘲讽她,“你会钓鱼?鱼不被你吓光才怪!你乖乖呆在家里玩,今天黎叔叔约了爸爸钓鱼,爸爸和他还有事要谈!”

    看来还是昨天送的酒起了作用!多培养私交,公事上也会好说很多。

    “和黎叔叔?”原本缠着慕向贤胳膊的手臂不由一松,慕遥的动作一顿,神色微微有些赧然。她迟疑地咬着下唇,牙齿在唇上碾过,终究还是忍不住追问,“那今天黎北辰会去吗?”

    她昨天晚上梦到他了。

    慕遥没敢把那些荒诞的梦告诉慕向贤,只是自己回想起来,心尖忍不住又颤又甜。

    “黎北辰?”慕向贤正忙着收拾,当然没发现慕遥的异常,头也不抬地回答她,“这我不确定!今天公司又不用上班,他可能也会去的吧……”

    但也只是可能啊!

    毕竟是下一辈的年轻人,谁知道年轻人周末爱玩什么?

    “那……”眼看着慕向贤拎着大包要走,慕遥也不知是哪来的勇气,陡然伸手用力地拖住了他,“爸爸,我也要去!我保证,不会吵到你们钓鱼!我就在旁边安安静静地玩……”

    她又是恳求又是保证,慕向贤根本拗不过她,终于无可奈何地点头:“去把你的早饭打包带走,在车上吃。”

    “好!”

    慕遥欢腾地去打包早饭,慕向贤站在原地,却忍不住嘀咕:“今天是吹的什么风,以前从来不喜欢去钓鱼什么的……”女孩子那点别扭的小心思,慕向贤怎么可能会懂?

    ....................................................................................................................................

    约定钓鱼的地方在城郊水库。

    这里远离市区,温度比城市要凉很多。水库这边平时来得人很少,周围的环境依旧保持着原生态,算是秀丽宜人……还真是个过周末的好地方!

    慕向贤带着慕遥到达时,黎常业早就到了,已经选好了垂钓的位置,在那个地方支起了两张椅子。

    黎常业原本就坐在其中的一张椅子上,听到他们的动静,他连忙回过身来,抬手朝着慕向贤的方向比划了两下,示意他拿着渔具一起过去那边。

    “黎叔……”慕遥回应着挥了挥手,正想开口叫人,却被慕向贤止住。

    远远的,黎常业也做了个“嘘”的动作。

    “给你带了一大包的零食,你去一边玩!”慕向贤无奈,随意地指了个方向,“不要吵到我们。”说好的不影响钓鱼的呢?怎么刚过来就忘了!

    “……哦。”慕遥只能闷闷地应了一声,抱着包里的零食走人。

    黎北辰呢?

    他今天来了吗?

    ********

    慕遥觉得今天交了种好运,叫“心想事成”!

    她走出去十来步,便看到坐得远远的清俊身影。他一人一椅一钓竿,只是和黎常业完全不同,他的眼神根本不看湖面,随意地将钓竿插在一边,他则坐在椅子上看书……

    专注、冷清。

    慕遥抿了抿唇,终究抱着那一袋零食朝他走了过去……

    ...........................................................................................................................................................

    “喂!”慕遥走近,轻轻地叫了他一声,“黎北辰。”

    他挑眉,浅淡地“嗯”了一声,根本没有抬头看她一眼,似对她的到来也没有任何的意外,俊脸上甚至不见任何的情绪起伏。倒是正好送椅子过来的下属,礼貌地和她打了个招呼:“慕小姐!”

    “就放这里吧!”慕遥也不见外,直接指挥着下属把椅子放在黎北辰旁边,“不用搬来搬去麻烦,我就坐这里吧!”

    爸爸不准她打扰,她只能呆在这里了。

    要不……

    总不见得让她一个人坐在湖边吧?

    太无聊!

    “旁边空的地方还有很多。”黎北辰这才抬头看向她,皱着眉淡淡提醒,正打算继续,却被慕遥先行打断——

    “对了!”她已自发在他旁边坐下,好心地关切了一句,“你的伤好些了吗?”

    她只是顺势一问,却能感觉到在她说完的下一秒,周围的气氛瞬间一僵。

    那个原本正要走开的下属,在听到慕遥的这句话后止了步,锁眉看向黎北辰,眼里尽是疑惑:伤?少爷受伤了吗?什么时候的事?又是伤在哪里?

    “呃……”慕遥有些尴尬,被黎北辰和下属异样的眼光盯得发毛,想要继续追问,黎北辰却先开了口——

    “什么伤?”

    他反问,语气低凉中带着凶狠,吓得慕遥不由噤了声。

    ‘你明明就受伤了啊!’

    ‘昨天还看到你肩膀上伤到出血的呢!’她只能在心里连声反驳,表面上只是张了张嘴巴,最终一派无声,只能用摇头表示自己的无辜:就当她什么都没说好了!

    黎北辰这才似乎满意了几分。

    “你可以走了。”他低下头继续看书,沉默了半响之后,才如此淡淡出声。

    慕遥如蒙大赦,她连忙抱着自己的零食包起身,却还没来得及跨出一步,便被黎北辰叫住。他修长的手指翻过素色的纸张,依旧头也不抬地招呼她:“你的椅子都搬到这里了,你还想去哪儿?坐下。”

    陡然加大力道地一声“坐下”,让慕遥的脚反射性地一软,连忙坐了回去。

    她只能看着下属默默离开的背影……慕遥的目光中有着明显的歆羡:刚刚的那声“你可以走了”,原来是对他说的啊!好羡慕!她也想要一句!

    .........................................................................................................................................................................................................................

    黎北辰让她“留下”之后,就没再搭理她。

    他依旧低着头,专心翻看带来的书。慕遥望了望他的肩膀,他穿着运动服看不出伤;她上下打量了他好几圈,却又找不到聊天的话题……迟疑了半晌,她终究喃喃地开口:“我可以吃东西吗?”

    “我没带。”他直接回应,想让她安静下来。

    他原本并没打算留她坐在这里,可是刚才就让她走的话,以她那种性子,应该很快会和下属打成一片,然后整个黎家都会知道他受了伤……这绝对不可以。

    昨晚爸爸砸伤他是意外,他也不想让黎常业内疚。

    “我自带了啊!”慕遥拍了拍自己的零食包,眼底满是炫耀,她直接掠过他的回答,权当他已默认,一下子把袋子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有好多,你要不要吃?”

    说话的同时,她拿起一包鱼片干递给他,满心好意地往前送了送:“尝尝?”

    黎北辰瞥了眼她手里的东西,又瞥了她一眼,有些头疼——

    在他眼里,这都是小孩子吃的东西!

    她,也像个孩子。

    “不吃啊?不吃算了……”见他不接,慕遥也不强求,兀自打开了零食开吃。周围那原本清新的空气中,很快就充满了各种味道:肉丝味、牛肉干味、酸奶味

    ……

    这也就算了!还有那原本空灵的鸟鸣声,此时也完全被她塑料袋窸窸窣窣的声音替代。

    黎北辰“碰”地一下合上了书。

    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你吃饱了没有?”他突然转向她开口,“野餐怎么样?”

    “嗝——”

    慕遥正吃着饼干,被黎北辰突然说话一吓,顿时打起了嗝。

    “对……嗝……不起!”慕遥的脸上满是尴尬,想要捂住嘴,却根本止不住这打嗝反应,“我是不是……嗝……打扰到你了?我……嗝……不是故意的。”

    她的道歉很真诚,可是配上那止不住的打嗝音,留给黎北辰的满满都是无语。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主动弯腰,在她倒出来的零食堆里翻出一瓶液体饮料,拧开了瓶盖给她:“喝吧。”

    慕遥连忙接了过去,双眸中又是愧疚,又是尴尬,又是感激。

    “至于打扰。”反正书是看不下去了,他便索性趁着她喝水的时候,淡淡指出,“你看你来了以后,我有钓上来鱼么?是不是打扰到我,你还要问我?”

    “我……”慕遥心虚地低头,被堵得哑口无言。

    她没多想黎北辰的钓鱼态度问题,已坚定了是自己吵到了他——毕竟爸爸钓鱼也从不让她在旁边!爸爸也说她烦,又很吵……钓鱼的雅兴都没了。

    “那我帮你吧?”打嗝止住,慕遥放下饮料瓶,目光坚定,“我帮你钓鱼!”

    她总要补偿他的“损失”……

    .........................................................................................................................................................................................................................................................

    慕遥从未钓过鱼,跟着黎北辰,也不过是打下手。

    基本的思路便是——他指挥,她动手。

    可是第一步,慕遥便犯了难。

    黎北辰命令她把鱼饵穿到鱼钩上。慕遥原本觉得这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打开放鱼饵的小盒子时,她便不由傻了眼——黎家选用的鱼饵,竟然是活的!那红色的小蚯蚓在盒子里蠕动攀爬着……

    慕遥只觉得后背一寒,跟着浑身一颤。

    “好了没有?”黎北辰握着鱼竿的一端,俨然富家少爷的模样,颐指气使地对她多番命令,“把鱼饵穿在鱼钩上……你是不敢?还是不会?”

    “我……我快好了!”慕遥背对着他逞强,用微颤的嗓音喊了一句后,蹲下身在那个盒子里继续将倒腾。

    把鱼饵……穿在……鱼钩上!!

    牙齿紧咬着下唇,几乎咬出鲜血的味道,慕遥终究是把心一横,直接伸手抓住其中的一条,闭着眼睛重重地往钩子上一按:“黎北辰,我弄好了!”

    他闻言,反射性地一拉。

    只是没想到,她竟还傻乎乎地没松手,他这一拉,鱼钩的尖端正好扎上她的手指……慕遥“嘶”地抽了口凉气松手,反射性地将被扎伤的手指藏在身后。

    “怎么了?”黎北辰丢开鱼竿站了起来,脸色有些难看,“扎到了?”

    他一边朝她走,一边伸手,不容置疑的语气:“把手给我!”

    “没,没有!”慕遥步步后退,坚持把手藏在身后不给他看,嘟哝着试图和他商量,“不要穿蚯蚓了好不好?我帮你去我爸爸那里拿鱼饵……他有专门的钓鱼豆子。”

    谁还有钓鱼的心情?

    “把手给我!”黎北辰低喝,态度越发强硬了几分,不等慕遥拒绝,他直接执起她的手,查看她指尖的伤口,凉凉地讽刺,“这么急着找你爸爸干嘛?告状么?”

    好在鱼钩扎得并不深,她的指尖只是被拉破了一长道皮,黎北辰帮她挤掉了血

    ,用矿泉水冲了冲,然后贴上创可贴。

    这全程,他的动作都很专注细致,可是慕遥没注意这些,她的视线始终停留在刚刚的那个鱼钩上——那个鱼钩的尖端还残留着她的血液,红红的。而那条蚯蚓一直在挣扎扭动着,眼看着就要一点点脱离鱼钩,从沾着她血液的尖端退出来……

    慕遥突然就觉得好恶心!

    她竟然和一条蚯蚓……扎在同一个鱼钩上!她平时都不碰蚯蚓的,今天不仅碰了,而且还被扎在一起……

    越想越怕,越想越委屈,在黎北辰帮她贴完创可贴的那一刻,慕遥的眼泪便忍不住掉下来,滚烫的泪正好滴在他微凉的手臂上……他一抬头,便撞上她委屈至极的小脸。

    黎北辰蹙了蹙眉。

    他松开了她的手,默默地叹了口气,态度有些厌烦:“你走吧。现在可以去告状了。”

    他没太多同情心,更不喜欢看人在她眼前哭。

    “我没有要告状……”她索性蹲下了身子,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掉,却又被她执拗着一把把抹去,明明无助,却又故作坚强,故作凶狠,“你不准看我!也不准告诉我爸爸!”

    像个孩子的要求,无厘头。

    “那你哭什么?”黎北辰没好气地追问,找了包抽纸扔给她,“想要谁的同情?你不妨明说。”

    “我难过还不行嘛!”慕遥抽噎着,一边哭一边自己拿纸巾抹眼泪,“从小到大,我……都没有和蚯蚓钉在一起!”她好歹……也是女孩子啊!

    黎北辰不由失笑。

    就因为这个?

    “你笑什么?”她吸着鼻子,抽了几张纸巾叠在一起,不顾形象地吹鼻涕,“有什么好笑的?”

    黎北辰耸了耸肩,神色无奈,故意套用了她的话:“没办法,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听过这样的说法。”

    .......................................................................................................................................................................................................................................................................

    她的“调整周期”实在太长。

    黎北辰收拾好了鱼钩鱼饵,她还在暗自抽泣;黎北辰插好了鱼竿摆好了椅子,她还在抽泣。她就蹲在适才的那个位置上,自己哭自己的,抽着纸巾自己抹眼泪,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也不装任何可怜。

    像是习惯独自坚强的孩子,不娇柔,不造作,却又真正地让人觉得可怜……

    黎北辰远远地看了她一会儿,终于走过去,在她面前蹲下,揉了揉她的头发:“哭完了吗?”

    慕遥差不多调整完了情绪,只是双眼依旧红红的,嗓音微哑:“干嘛?”

    “要不要抱抱?”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