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前位置:许肯中文网 > 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 > 章节目录 380.379接下来,由我接手6000+

章节目录 380.379接下来,由我接手6000+

书名: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殷千城 || 错误/举报 更新/提醒 投票推荐

    他的厉声追问,让乔桑榆不由一颤。

    明明很多迹象都指向他、能确定他与这些事情有关,她是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他的!但是被他这么一喝,乔桑榆觉得,自己似乎又成了理亏弱势的一方……他好凶,周身都燃烧着炙热的怒火。

    这样的祁漠,让她觉得陌生。

    这样的他是可怕的鲎。

    “我……”原本那些理直气壮的质问,在她开口的那一瞬,通通弱了下来,乔桑榆的目光有些躲闪,喃喃而出,“……我还没来过这里。”

    这的确是她下一步准备查的地方,但是她还没查,现在什么都不知道。

    她下不了定论。

    “那就从现在开始看。”祁漠的长臂一送,将她推到阁楼的中央,而他自己则后退了几步,背倚着墙冷冷等她,把整个空间让给了她,嗤讽低哼,“你最好今天就能查到我身上!”

    “祁漠……”她并不想这么针锋相对。

    “不要跟我说话!”

    他打断了她,也别过脸不再看她。

    ....................................................................................................................................................................................................................................................................................................................................................................

    乔桑榆只能打量起整个阁楼——

    阁楼铺的是实木地板,看着有些陈旧,打扫得却是一尘不染,光洁的地面上找不到一丝毛发;房间内的陈设比较简单,一张长的会议桌上空无一物,旁边一圈的椅子整整齐齐;角落里放着一台电脑桌,但是电脑却似乎许久未用过,老式的款式,上面还积了灰……

    很普通的阁楼样式,她找不到任何的异样。

    要怎么追查?

    她没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更没有专业的刑侦工具,乔桑榆茫然地站在阁楼中央,仿佛陷入一个无解的死局。

    “有发现了么?”祁漠在她身后静站了许久,终于淡淡出声,语气依旧透着疏离和冷淡,“查到真相了没有?”

    乔桑榆努了努唇,颓然着没有说话。

    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祁漠的问题?她不想和他弄得太僵,但是想到他还有那么多事瞒着她,他身上还有那么多疑点,她却又不禁气不过来,硬着头皮缓缓继续:“据说COCO在这里捡到了小井的头发……”

    “然后呢?”浅淡的三个字,这回明显带着嗤讽的意味。

    乔桑榆没回答。

    她知道今天算是白跑一趟,一无所获了!但是……她就是没办法对祁漠服软,没办法向他认错。

    而祁漠的怒火,也因为她执拗的背影,而一点点升腾,再升腾……

    对她来说,只是一句“据说在这里捡到小井的头发”,她就不顾一切地追查到这里。因为一个“据说”,她就宁愿怀疑他?

    “不知道了是么?那我让你看个清楚!”怒意累积到最高点,祁漠终于抬脚走向她,大步走到她身后扳转了她的身体,径直要求,“把手机拿出来给我!”

    乔桑榆起先没反应过来:“什么?”

    祁漠没有耐心和她解释,他的右手探入乔桑榆的口袋,动作几近粗鲁地把她的手机掏了出来。可却只是按亮了屏幕,然后反手展示给她看:“看清楚,这个房间里有信号吗?”

    手机显示“无服务”,这个房间里没有任何的通讯信号……

    乔桑榆摇了摇头,目光看向祁漠,眼底有着明显的错愕和茫然。

    而下一秒,祁漠已直接钳制住她的胳膊,带着她和她的手机一并走出了阁楼的小门,然后

    示意她重新看向屏幕:“现在呢?”

    屏幕上的信号已恢复了满格。

    “这……”

    她来不及开口,整个人已被他重新推回阁楼,祁漠叩了叩墙纸问她:“这个你总该认识吧?”

    顺着他手势的方向,乔桑榆抬眼看过去,立马认出了这种墙纸的不同。这种墙纸微微有些绒,面上凹凸不平,有吸音和隔音的效果,她之前看影视后期配音的房子,也会贴这样的墙纸。

    她总算意识到这个阁楼的异样了——

    只有房间里被屏蔽了信号!而且房间还做了隔音处理!

    “可是……”又是谁做的这一切?

    “就在楼上!快点快点!”乔桑榆来不及询问,楼梯上便传来紊乱的脚步声,还有气喘吁吁的男音,他们以很快的速度奔上来,离阁楼越来越近,“一男一女,我拦都拦不住……”

    是刚才那个没被祁漠放在眼里的门卫。

    他又追上来,身后的衣服灰扑扑的,残留着被祁漠摔在地上的痕迹。他这回带了好几个男人一并上来,穿着修身的西装,带着单侧的耳麦,看起来都是保安部经理一类的人物……

    “抱歉,先生小姐,你们不能……”为首的那个男人开口,试图让他们离开。

    “你是谁?”祁漠打断。

    “哦,我是这栋别墅安保的负责人。”对方点了点头,脸色依旧紧绷着,一副不好商量的态度,“你们不是别墅主人的朋友,请马上离开,要不然我们可能会联系警方处理一下……”

    他的话说到一半,便被祁漠忽略了。

    祁漠径直转向乔桑榆,意味不明地出声:“听清楚了?他是这里的安保负责人。”

    乔桑榆没意识到他的意图,他已突然推了她一把:“退后。”然后猛地转身,直接朝那个安保负责人动了手……

    “乒!”

    一拳正中左脸,对方踉跄着后退了两步,却没有栽倒。他吃痛地摸了摸了一下脸颊和脖子,原本淡漠的脸上顿时有了狠劲,然后活动了一下筋骨,同样抡起了拳头,朝祁漠揍过去……

    现场陷入短暂的混乱,祁漠一人应对安保部的好几个人。

    而那些人的身手都是出乎意料的好,有几个挨了祁漠的拳头,竟然都像没事的一样,始终不会倒下……房间中的家具在打斗中被弄得一团乱,好几张椅子都坏了,桌子也几乎被拆碎……

    乔桑榆退到角落,避无可避。

    祁漠的身手很好,可眼看着那些人要用凳子腿当成“武器”,集体群殴祁漠,乔桑榆连连惊叫,最后终于按捺不住,主动拿起一张凳子,敲晕了打算袭击祁漠的某个人。

    而在她动手的下一瞬,他的动作也倏然转快转狠,不足两分钟,解决掉了所有的人。

    全部揍趴下。

    除了站立的他,其余都是趴在地上呻`吟的人。

    ....................................................................................................................................................................................................................................................................................................................................................................

    乔桑榆喘息着,这种场面对她的视觉冲击太大,她握着那张打过人的凳子,一点点地在墙角蹲下,突然就有些“失忆”——他们到底为什么要来这里?他们又不是要过来打架的!

    “安保负责人?”祁漠动了动手腕,解开袖口,撩高了那带血的衣袖,他同时走向她,冷冷淡淡地重复刚才的话题,“你自己想想,一个普通的别墅安保负责人,会有这样的身手?”

    他试图拉乔桑榆起来,她没

    动,他也没强求。

    他折回其中的一个人身旁,揪着他的头发强迫他抬头,同时拔下了他耳朵上的耳麦,连带着线一并抽出来,将通讯器扔在她脚边:“安保负责人会有这样的设备?”

    这个设备,她认识。

    最高端的通讯器。要么是军用;要么是政府所有……

    反正绝对不是刘东伟那种普通的投资人能有的东西!这些人,也绝对不是刘东伟能请得起的!

    她突然感觉心尖发凉,一种无法言明的凉意。

    杀死小井的另有其人……

    但对方的身份可能让人没办法这么容易将他“绳之以法”。

    “小井的确来过这个房间,她也很可能就死在这里!”祁漠终于开口,声音又狠又冷,没有丝毫顾忌她的心情,没有丝毫的照顾她的情绪,“你之前看到的事实,就是我安排给你的!”

    “……”她呆呆地看着祁漠,嘴唇抖得说不出话来。

    果然……都是假的。

    她还庆幸着为小井报了仇,沾沾自喜自己是那么敏锐正确,可结果……都是他安排的?

    眼角溢出湿润,一滴泪无声地从她的颊边滑下。

    “不然你还想怎样?”祁漠继续,纵使看到了她的眼泪,也没有丝毫的心软,没有丝毫的怜惜,“鼓励你继续查?让你去碰一个你根本不知道的圈子,连基本的嫌疑人都找不到?你那个朋友就会永远得不到交代!永远都是枉死!”

    她心里的那股无助,被祁漠直接说了出来。

    最柔软的防线被他毫不留情地撕开,乔桑榆只觉得无比难受,瞬间就哽咽出来:“那我难道就让小井这么死了吗?”

    “可那是你能查得了的吗?”他打断她,以冷厉的神色,像是喝斥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顺势打击了她已脆弱的自信心,“乔桑榆,你以为你是谁?你想管,你想处理,你有那个能力,能动得了对方吗?”

    她没办法。

    她谁也不是。她深知自己作为一个娱乐明星,在政界和军界中,是多么渺小……而真正杀害小井的人,显然有这两者的背景之一,或者两者皆而有之。她有什么能力去追查?

    更枉提为小井报仇了!

    乔桑榆把头埋入自己的膝盖,只想痛痛快快哭一场。

    她突然就明白了祁漠。

    他是骗了她!给她引导了一段彻底错误的推论,给了她一个不是凶手的凶手,但是祁漠至少让小井的事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他让她心安,也让所有关心小井的人有了安慰。

    不像现在,她揭开了伤疤,却发现是个无解的答案。查到这里断了,她没有丝毫的线索继续了……她像是把小井从坟墓中挖出来,从安息中叫醒,然后又告诉小井“我帮不了你”,然后再把她“弃尸荒野”……这种感觉,真的好糟糕。

    她好憎恨自己的没用!

    ....................................................................................................................................................................................................................................................................................................................................................................

    他一直蹲在她身前。

    她哭,他就无声地陪着,也不劝。他等着她认错服软,或者等着她扑过来,趴在他怀里痛哭……可是都没有。

    良久。

    “哭完了?”听到她的哭声渐歇,祁漠才淡淡开口,语气明显缓和了许多,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还好吗?”

    乔桑榆吸着鼻子抬头,双颊一片湿,眼底尽是哭过后的血丝。

    她不好。

    她一点都不好!

    那些骄傲和强势,在数分钟前被祁漠完全戳穿,她觉得自己自以为是,没用又可笑。她想站起来离开这里,想去向小井道歉,想去没人的地方躲起来,可是刚起身,胳膊便被祁漠拉住。

    他稍稍一用力,便把她重新拽入怀里。

    “唉……”她听到他的轻叹从头顶传来,似带着深深的无奈,然后喃喃而出,“抱歉,我不该凶你的。”

    他刚刚是被她气到了。

    原本这些事,他可以换一个方式,慢慢地讲述给她听,也许以一种委婉的方式,她会比较容易接受。反正肯定不是像现在这样,他给了她太大的冲击力,也彻底撕碎了她的自信和自尊……

    她像是斗败的孔雀,颓然地垂下美丽的毛发,丧失了所有的光彩。

    “祁漠,我……”她有话说不出来,鼻子又开始酸得厉害。

    “以后不凶你了。”他打断她,声音是真的有了悔意,用力将她按入怀中,“……你哭吧。”

    他理解她的心情。

    冲动,真的是种可以两败俱伤的情绪。

    .......................................................................................................................................................................................................................................................................................................................................................................................................................................................................................................................

    “这件事你管不了。”在离开之前,祁漠淡淡开口。

    “恩。”乔桑榆低着头不看他,只是抿着唇重重地点了点头,周身都是晦暗。

    她知道,这件事她管不了,没有能力。

    祁漠叹了口气,站在原地目送着她往前走了几步,才突然出声叫住她:“所以……接下来由我接手吧。”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