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前位置:许肯中文网 > 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 > 章节目录 397.396他的家族10000+

章节目录 397.396他的家族10000+

书名: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殷千城 || 错误/举报 更新/提醒 投票推荐

    林曼和Richard终究还是上了一趟新闻。

    毕竟祁漠安排的那些媒体都在暗处等着,林曼穿着婚纱出现在教堂门口、林曼和Richard站在教堂门口拥吻……这些画面都被拍了下来,登上了各种新闻的热门,小小的火了一把。

    只是,对于“心理医生”、“失忆”等内容,媒体方面只字未提。他们都在着重笔墨报道着这则实时求婚:外籍的小伙精心安排,终于娶到了自己心仪的姑娘鲫。

    于是评论里也是清一色的歆羡祝福—峻—

    “外国人就是浪漫!我老公求婚只请我吃了顿饭!羡慕!”

    “祝福啊!希望以后也有个男人大张旗鼓想娶我……”

    “……”

    *******

    林曼和Richard都不是高调的人,对于网上的各种报道八卦,全部都是一笑而过。他们并没有当网红的想法,所以也谢绝了好几家媒体的后续参访,匆匆定了机票,很快就要回美国。

    “Richard急着回去结婚。”被问及原因时,林曼红着脸如此回答。

    而Richard的真实想法是——他不能让她留在这里!这个风平浪静的A市,对于林曼来说,无疑是个定时炸弹!说不定偶然走到某个地方,这里存在她刻骨铭心的回忆,一下子勾起她往昔的记忆……

    他不想再冒险。

    功名利禄他都不要了,他只想和她结婚在一起。

    .....................................................................................................................................................................................................................................................................................................................................................................

    送机的时候,除了乔桑榆,还有慕遥和黎北辰。

    因为慕遥怀着身孕,所以“差点情景再现”的事情,乔桑榆也只是一带而过,简单地说了说,避免给她刺激。毕竟,在那场爆炸中,慕遥也是受害者——她亲眼看着林曼飞出去,而且还被爆炸声影响到短暂失聪。

    “表姐,我为你高兴!”纵使如此,慕遥的眼睛依旧是红彤彤的,拉着林曼的手,一千一万个不舍,“表姐,你……还会回来吗?”

    “Richard和我在那边安家,我可能最近不能回来了。”办理绿卡之类的繁琐程序,需要她在美国长居一段时间,林曼如实告知,安抚地笑笑,抱了抱慕遥,“我们举行婚礼的时候,你能来参加啊!”

    “我……一定来。”慕遥哽咽着,一个劲地点头。

    ******

    乔桑榆等她们说得差不多了,才走上前,默默地紧了紧拿在手上的小盒子。

    那是一个扁平的小纸盒,唱片包装的大小,上面系着一根柔柔的红丝带,简洁又漂亮。

    “曼曼,送你的!”乔桑榆吸了口气,佯装随意地把盒子往她怀里一塞,眨了眨眼,“算是给你们俩的结婚礼物!你结婚的时候记得告诉我,我一定来,到时候给你机会好好招待。”

    林曼拿过盒子摇了摇。

    很轻。

    “你拍的电视剧影碟?”林曼揣测,笑得很开心,“终于肯给我了?”

    她对于乔桑榆的记忆,也已经没了,只知道她是个演员。但是在过去的几天内,她不止一次上网搜索过“乔桑榆”这三个字,却是一无所获,竟然连个零星的配角电视都没有……

    直接问乔桑榆吧,得到的回答却是——

    “我就一跑龙套的替身,你找不到的!没什么好看。”

    现在她终于主动给了?

    <

    p>“诶,等等!”乔桑榆按住她正要拆开看的动作,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异样,“等到了美国再看!”

    “弄这么神神秘秘的……”林曼失笑,小心地把盒子收在自己的随身小包里,“谢了啊!到时候给你写观后感。”

    “恩……好。”

    乔桑榆点了点头,特意没有说破——

    这里面,是她所有的积蓄。

    他们以后在美国的生活也许会拮据,这是她唯一能为林曼做的事。

    这么多年,她有存了点钱,扣除掉自己被封杀后交给公司的违约金,虽然数目不多,但也够林曼和Richard在美国买一栋中上等的结婚用房,或者,够他们生活开销好几年……

    *******

    “我也有礼物送给你!”慕遥是递给林曼一张行李托运的纸,“下飞机的时候记得拿上这个箱子,我帮你们去托运了,我要送的东西都在里面。”

    “你啊!”林曼叩了叩她的脑袋,“还特意弄箱子……直接给我就好了啊!”

    “……你到了那边再打开看!”

    她和乔桑榆一样的坚持。

    林曼好笑地摇了摇头,在离开之前,拉着慕遥走开黎北辰几步:“我这里还有点行李,你陪我去托运好不好?”

    显然,她有话要避开黎北辰讲。

    乔桑榆本想跟着一起去,把黎北辰单独留下,但是刚一抬脚,便被他叫住。他的声音很低,微微有些凉:“乔桑榆,能单独聊两句吗?”

    .....................................................................................................................................................................................................................................................................................................................................................................

    远远的,她看到林曼Richard,以及慕遥,正在行李托运处排队。

    看着她们交头接耳聊的模样,乔桑榆几乎也能猜到内容:八成在聊“娘家人”的问题!慕遥现在的情况,林曼是了解的:她已没有什么亲人,如果黎北辰欺负她的话,别忘了美国还有一个表姐!

    表姐是她永远的“娘家人”!

    “你知道我想跟你谈什么吗?”黎北辰走开几步,带着乔桑榆来到大厅旁边。

    整个大厅的四周都是玻璃设计,站在大厅内,便能看到外面。从他们现在站的位置,正好能看到机场外的临时停车场,那边停着两排的私家车,还有来来往往的出租车,在机场门口陆续下客……

    乔桑榆往外看了一眼,又抬头看向祁漠,眉头不由皱了皱。

    他的表情很严肃,一副要质问她的态度。

    “不知道。”乔桑榆如实地摇了摇头,无奈耸肩。“如果是因为你和慕遥的事,你放心,虽然我常常说你坏话,但你老婆对于情比金坚,丝毫不受影响。”

    她的确常常戳黎北辰几句,但慕遥知道她是开玩笑的啊!

    “不是这个。”黎北辰嗤笑,朝着林曼的方向瞟了一眼,示意完便将目光收回,“有个很有趣的现象,你要听吗?”

    乔桑榆脸上的笑容也跟着收了下去。

    “什么?”

    “我很祝福那两位,也想力所能及地给他们一些物质支持。”黎北辰慢慢悠悠地开口,“我托人在美国给他们换了住处,还想给他们两个安排高收入并且轻松一点的工作……结果你猜怎么样?”

    他的声音停了停,嘴角噙着几许玩味:“有人已经给他们安排好了。”

    “什么意思?”她有些跟不上来。

    还有其

    他人帮了林曼和Richard?!

    黎北辰的目光淡然从她身上移回,不动声色地看向外面,目光径直地盯着某辆停着的车,直到盯得乔桑榆心里发毛,才听到黎北辰的下一句:“是祁漠。竟然都是祁漠安排的。”

    乔桑榆的呼吸一紧,脸色隐隐发白,却沉默着没有说话。

    她不敢求证,黎北辰现在看的那一辆车,是不是就是她心里想的那一辆?

    祁漠就在车里。

    他在等她。

    因为他不能在黎北辰和慕遥前露面,所以他选择待在车里,接她回家。

    “不声不响地把林曼安排进大公司,然后又让Richard的心理诊所得到当地权威机构的认可赞扬……祁漠做了一件好事。”黎北辰笑了笑收回目光,看向乔桑榆,语气一转,“不过做好事不留名,确实不是祁漠的风格。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乔桑榆装糊涂,抬脚走向林曼的方向,避开那个话题。

    但是黎北辰接下来的那一句,却让她又不禁停了脚——

    “因为你?”简单又直接的反问句,在她停下以后,他继续出声,这回却是变成了陈述句,“你和祁漠在一起。”

    乔桑榆的身形彻底僵住。

    她知道黎北辰和祁漠的关系不睦,势如水火。如果她现在承认了,就等于马上会站在他们的对立面,会和慕遥决裂,也会和林曼决裂……她不想要那样!可是现在否认还来得及吗?

    黎北辰又不傻。

    “不用紧张。”她在仓皇中失了神,黎北辰却是朗笑出声,“我只是想提醒你一句,好自为之。”

    他抬脚,走过乔桑榆的身侧,在肩膀擦过她的时候,才淡淡地补充完下半句:“毕竟,能被家族抛弃的人……算什么样的‘残次品’?”

    有不屑,也有得意。

    “什么?”乔桑榆这下急了,追着黎北辰走了几步,“什么叫‘被家族抛弃的人’?”

    祁漠的家里人,都在六年前的空难中死了……难道他的家族里还有其他人?

    她从来没听他提起过!

    “不许蹦!”黎北辰没有回答她,反倒是看到慕遥和林曼在那里聊得开心,像小疯子一样原地蹦跶,他的眸色一紧,想也没想直接拽下她,低喝着教训,“怀孕注意事项白背了是吗?”

    慕遥吐了吐舌头,乖乖地安分下来。

    乔桑榆很想追问,但这么多人在场,她抿了抿唇,只能把到唇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

    “桑榆,到我们家去吃饭吧!”送完林曼以后,慕遥热情地拖着她的胳膊不让走,“家里的阿姨今天包饺子,一起去尝尝!反正你也要打车回去,多麻烦!吃完饺子我让人送你呀!”

    乔桑榆犹豫了一下。

    一方面,祁漠就在外面等她,她不能任性离开;另一方面,她也很想单独和黎北辰说几句,追问刚才的问题。

    “我……”

    “她不去了。”黎北辰却在此时突然开了口,在慕遥疑惑之际,面色自若地说完下半句,“你刚刚不是说,有要紧的事要办,会有朋友来接你的吗?”

    说话的同时,他有意无意地朝着祁漠停车的方向张望,佯装询问:“你的朋友来了吗?”

    “来了!”乔桑榆心中一沉。

    果然。

    他果然知道祁漠就在附近。

    “谁啊?”慕遥满脸好奇,朝着黎北辰看的方向张望,却是一无所获。

    “那我……我先过去了!”乔桑榆摆了摆手,不好多说,也不想让慕遥起疑,“你们也回家吧,再见!”

    说完,她几乎是奔跑着,走到祁漠的车旁,拉开车门跳了进去:“快开车!”

    “恩?”祁漠一愣,手机游戏玩到一半,被她这么一吓当场“gameover”,“怎么这么急?”

    “快快快!”乔桑榆直接帮他拧开车钥匙,“别让慕遥看见!”

    她没有想到,黎北辰会知道。

    所以现在,有些慌,有些乱……

    **********

    “诶!都来不及打个招呼……”车子开得太快,慕遥根本来不及过去打招呼,走了几步只能讪讪地停脚,望着绝尘而去的车影低喃,“到底是什么朋友啊?桑榆姐藏得那么好……”

    “恩。”黎北辰应声,拉着她走回自己的车。

    “我看开车的好像是个男人!你看见了没?”慕遥还在唠叨,“你说会不会是桑榆姐的男朋友?”

    祁漠笑了笑。

    沉吟了数秒,他才高深莫测的回答了她的问题:“……应该是吧。”

    .....................................................................................................................................................................................................................................................................................................................................................................

    回去的路上,祁漠开车,乔桑榆一直有些心不在焉。

    祁漠追问了好几次,她才闷闷开口:“黎北辰好像看见你了……”

    祁漠轻笑。

    他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你给林曼安排了新工作?而且还提高了Richard的声誉……这些他也都知道了。”乔桑榆却没办法像他那样看得开,她想得很多,却没办法向祁漠表述。她不想过去的仇恨重演,不想和慕遥站在对立面。

    她也在顾忌着黎北辰说的那句“好自为之”。

    “就这样?”祁漠还是笑,俊脸上不见丝毫的担忧,反而安慰她,“放心,黎北辰不是爱管闲事的人。”

    已经风平浪静,黎北辰最多也是旧事重提。

    反正,他不会来招惹他。

    “我们去吃饭?”看她依旧心事重重的模样,祁漠想办法让她转换心情,“请你吃大餐!或者你请我吃大餐?”

    乔桑榆白他一眼,注意力总算是被转移了几分,闷闷地低喃:“我请就我请!”

    *******

    祁漠带她去了一家法国餐厅,食物都是从法国空运过来,贵得咋舌。

    乔桑榆点餐的时候有些犹豫:吃最普通的,两个人加起来,也是四位数的价位……她身上还真没带那么多钱!卡里,同样没有。

    一个小时之前,她还算是个百万富翁,现在她把所有的积蓄都给了林曼,身价只剩区区数百,而且还属于无业游民……

    乔桑榆烦恼地揪了揪头发:“你点!你请!”

    “好。”

    他哪会真要她付钱?

    按照她的胃口,他挑了一桌子的菜,可是等菜上桌,乔桑榆却迟迟没有开动。她的脑子里没来由地,回忆起黎北辰留下的那句话,那句“被家族抛弃”……她盯着这句话的主角,不禁有些失神。

    “祁漠,你以前……是在A市长大的吗?”她用叉子叉起一块餐前水果,边吃边试探。

    A市祁家?

    她可以回头查查。

    “不算。”祁漠耸了耸肩,对于自己的过往,只是一概而过,“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了国外,之后又待过很多地方,后来才回到A市住了几年。怎么了?如果你要问我本地事,我应该没你熟。”

    虽然,她也常常不在A市。

    乔桑榆越发来了兴趣:“送你出去留学吗?还是出去玩?对了,你们家以前是做什么生意的啊?”

    她脱口而出,一下子就把问题都说了出来,心里默默地想:如果他的家族里还有其他人,那么现在做的生意,应该也是大同小异的吧?祁漠其实挺好,为什么家族的人会“抛弃”他呢?

    最后一个问题,却是让祁漠脸上的笑容一僵。

    但那也只是一闪而逝的表情变化,他很快回过神来,无奈地勾了勾唇角:“问这个做什么?反正他们都已经死了。”

    他不愿多谈。

    乔桑榆抿了抿唇,没有纠正:她想问的是家族!不是家庭啊……

    .....................................................................................................................................................................................................................................................................................................................................................................

    因为这个“不合时宜”的话题,接下来的进餐气氛,弄得有些僵。

    一整天,两人各怀心事,几乎都没说上什么话。

    傍晚,祁漠按照门禁的时间,送乔桑榆回家。

    ********

    推开大门的时候,乔桑榆脑海中在想两件事——

    第一,让哥哥帮忙查查祁家,多年前的祁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族?这么多天来,乔天擎对她和祁漠的态度有所缓和,这个忙,他应该不会不帮……说不定早就查过了呢!

    第二,她得问哥哥要点钱了……

    可是一进门,客厅里坐了五六个人,地上还放了五六个军用的大包,乔桑榆一愣,步子就此停住。

    “这是我妹妹!”乔天擎主动起身介绍,礼貌地朝他们颔首,示意他们继续聊,然后把乔桑榆拉到一边,“部队里正在改编,我从地方上挑了这几个人,一会儿就会送到部队去,要离开家几天,你可以的吧?”

    “一会儿就走?”乔桑榆错愕,“这么急?”

    “恩。”军情向来刻不容缓,乔天擎早已是习惯,“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我就等你回来道个别。”

    又叮嘱了几句,他便转过身去,朝客厅里的人招呼一声,那几个便立马站起来,背起地上的军包,整齐划一的站成一排,等候着乔天擎发令。

    “走了啊!”

    “哥,我……”想要借钱的话突然梗住,她没向以前那样撒娇耍赖,只是突然觉得,自己的那点事,和乔天擎的事比起来,有些微不足道。于是,话到嘴边,乔桑榆又改了口,“哥,路上小心!”

    “行了,带两周兵回来。给你带穿山甲玩!”

    挥了挥手,乔天擎走得突然又潇洒。

    *********

    夜幕降临,家里便只剩下乔桑榆一个人。

    她没有傻得上网去搜祁家,因为她知道不会有任何收获!网络是有限制性的。她作为一个明星,被封杀后,网络上尚且找不到任何关于“乔桑榆”的蛛丝马迹,更何况是更庞大的“祁”家。

    她对祁漠,总有心疼,有好

    奇。

    正当她想着去问黎北辰时,手机却发出“叮”地一声轻响,传来短信的提示音。

    是祁漠发来的。

    “下周一,正好是我家里人的忌日,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祭祀?”对于吃饭时候说过的话题,他显然也是有所思虑。

    他不想谈,是因为有他的苦衷。

    但是他不想乔桑榆认为:他在排斥她的介入。

    所以,他用这种方式,让她进入他的整个人生。

    .....................................................................................................................................................................................................................................................................................................................................................................

    周一。

    晴朗,微风,是个适合出海的好天气。

    早上,祁漠来接她的时候,乔桑榆穿着黑色的纱质裙子,打扮庄重,以为得一起去某块墓林。祁漠却是一身休闲,外套的里面甚至配了一件休闲的白色T恤。他看她一眼:“会冷。”

    说话的同时,他越过她主动进了房间,摘了衣柜里的某件外套给她:“海上风大。”

    “在海上?!”

    “恩。”他点点头,语气平静,“在海上。”

    ********

    A市码头。

    一艘白色的小型游轮已经等候多时,看到祁漠的车过来,有几个下属连忙过来迎接:“祁少!乔小姐!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

    “好。”祁漠点点头,拉着乔桑榆走向游艇,“我们走吧。”

    原本站在甲板上的几个人,见他们上船,默默地撤了下去,最后开船走的时候,只剩下他们,以及一个下属。加起来也不过三个人。

    开出了港湾,游艇的速度便很快,海上的风的确很大,她的裙摆被吹得四下飞舞,周围的水花也迸溅上来,拍打到了她的胳膊上……站得甲板上的时间长了,的确是有些凉意。

    “去下面。”祁漠指了指游艇下方的休息舱,拉着她进去。

    里面果然气温适宜。

    休息舱里有个吧台,旁边则放了一圈的长沙发,白色的真皮质地,坐上去很柔软。

    “得开两个小时。”祁漠倒了两杯酒过来放在茶几上,然后拥着她往沙发上一靠,“睡会儿?”

    乔桑榆睡不着,靠着祁漠发呆。

    .....................................................................................................................................................................................................................................................................................................................................................................

    良久,她才打断沉默——

    “祁漠,那时候飞机上……都有些谁啊?”正好闲着,她碰了碰他,轻声询问。她有种预感,在今天这种情况下,祁漠会把一切都告诉她。

    “我爸爸,挺严厉的一个人;还有我妈,印象中她总是在哭;还有舅舅一家人,印象中

    就是老来我家打牌……”过去的点滴,他在口中细数,说得很随意,却叫乔桑榆听得心疼。

    他的那些亲人,都已不在了。

    “你每年都来?”

    “不,”祁漠耸了耸肩,“有空就来,没空派人过来也一样。”

    “他们出事,在这片海域?”透过旁边那个小小的窗户,乔桑榆望着外面,有些出神。曾经空难发生过的海域,这里还葬着他的亲人,这让她觉得……船每前进一分,她心中的肃穆和郑重便更深一分。

    但是祁漠给她的回答却是——

    “他们坠落在太平洋。”他跟着她的视线,同样望向窗外,“太远了……反正都是大海,去哪片海域祭奠都一样。”

    “你……”

    乔桑榆有些无语。

    刚刚还觉得肃穆庄重的气氛,瞬间被他搅得荡然无存,他的“扫墓”,还真是随意到了一种境界!

    这回又要选哪块“随意”的地方?

    她正想继续开口,游轮的引擎声却突然停了,接着甲板上传来“哒哒哒”的跑步声,下属绕过来,探头进来冲他们喊:“祁少,我们到了。”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