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前位置:许肯中文网 > 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 > 章节目录 417.416困住(第一更)

章节目录 417.416困住(第一更)

书名: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殷千城 || 错误/举报 更新/提醒 投票推荐

    “乔小姐?!”

    元朗上下跑了好几次,却始终找不到乔桑榆的人影。遍寻不得,他在情急之下,甚至直呼她的名字,大声叫她:“乔桑榆?”

    没有任何回应鲺。

    周围一片至极的寂静,他只能听到房子外“沙沙”的风声。显然没有其他人到过这里,也显然没有车带她离开这里……那么,她消失去了哪里?他想不透,只觉得连气氛都跟着透射出诡异囡。

    “叮铃铃!”

    手机的铃音在此刻响起,突兀地让元朗不由一颤,他连忙拿起来看,屏幕上翻出的是“祁少”二字。

    “喂,祁少?”他接起电话,越发心虚。

    “你们搞什么?”祁漠径自开口,嗓音明显有些不悦,“底下的人说,桑榆把我派去的人甩了,是不是在你那边?”这很好判定,否则底下的人会通知元朗,元朗也早该主动找他汇报了。

    元朗结舌,一时间不好回答。

    “叫她听电话!”祁漠不耐地催促。她的电话怎么无法接通?

    “祁少……”元朗的嗓音有些为难,愧疚地皱了皱眉,一口气说出来,“乔小姐不见了。”

    .....................................................................................................................................................................................................................................................................................................................................................................

    事实上,乔桑榆走的的确是楼梯。

    尹枭既然住在二楼,他总不至于次次都走电梯吧?她要想寻找蛛丝马迹,当然要走尹枭走过的路。楼梯间倒也很宽敞,布置得很奢华,转角处的墙上,还挂着一副巨大的国画,只是光线有些昏暗,应该无人驻足赏画。

    乔桑榆一边往上走,一边在想:如果尹枭用酒店藏身掩人耳目,自己又住在二楼的话,他为什么要建一个十层的酒店?为什么不是……五层,或者三层?

    不经意间,她在楼梯的转角处发现了一个不起眼的按钮。

    它是金属质地,上面却被刷了一层白漆,和墙壁是同样的颜色,不仔细看根本不会发现。看起来……像是电梯按钮!反正这里也没有尹枭的人,乔桑榆好奇地按了一下,听到电梯门打开的声音……

    原来,那幅巨大的国画后面,隐匿着一部小型电梯。

    从这里也能上二楼?

    她想从这里上去,还能调侃元朗几句,可是进了电梯才发现,里面其余的按键都是无效的,电梯门关上,电梯便直上了10楼。

    ********

    十楼并不是酒店式房间的布置,这里更像是一个……仓库。

    房间很低矮,并不见普通电梯上来的通道,这层是类似一个夹层的所在。她看到两旁的通道上放着很多箱子和柜子,有的放的是动物的皮毛货物,有的是精致的象牙制品,更多的是各国语言的文件箱……

    乔桑榆看不懂。

    尹枭非`法走`私的证据?直觉告诉她箱子里的东西应该就是。

    但她今天不是来找这些证据的,乔桑榆放下了那些文件继续往前走,想着也许能从这里找到关于李敏芝的消息,至于这些文件……等她忙完了“正事”,再通知人来搬就行!把它们交给警方,尹枭这辈子都别想在国内翻身了!

    右侧有一扇门,很普通的木质门扉,乔桑榆拧开门把手进去,已经想好了里面可能有更眼中的犯罪证据,但在真正看清房间里面的陈设时,却不由稍稍愣了愣——

    这个房间太正常了。

    甚至有些……温馨?!

    总之,它和这个仓库中的

    压抑气氛太过格格不入。

    这里应该算是一个休息室。角落里有一张低矮的小床,房间中央放着一张长沙发,再过来则是放着一台钢琴。她不知道这些东西是谁放的?更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属于谁的?她能看懂的,只有墙上的相片……

    有祁漠的、有尹枭的,都是他们小时候。还有他们整个家族的。

    有一个小孩带着婴儿玩的照片,右下角写着“小漠周岁,潇儿会背古诗了”;

    有两个小男孩穿着小西装参加聚餐的照片;右下角写着“小漠很聪明,潇儿也被夸小绅士了”;

    再后来都是分开的照片。

    基本上同时期的,有祁漠一张,就会有尹枭一张,右下角都写着他们各自的成就,互不相让地比较着……

    乔桑榆看得头疼,默默地叹了口气。她总算是明白了尹枭心里扭曲的原因:如果从小到大都被人拿来比较,而且比较的对方又比自己强那么一点点……恐怕他的心里早就不是滋味了!

    这些照片一直持续到六年前。

    祁漠的最后一张照片,是他正坐着看书的侧颜,清俊安静。右下角的字迹笔锋凌厉,和以前的字都不同,应该是尹枭留下的,上面就只有简单的一句话——“终于除掉了你。”

    他和祁漠的“攀比故事”,也在这张照片后戛然而止。

    ......................................................................................................................................................................................................................................................................................................................................................................................................................................................................................................................

    乔桑榆又转而看向另一面墙——

    上面他们全家的照片偏多,但是每一排都有一个人的照片作为结尾。

    祁漠舅舅一家是最后一张全家福,上面写着“火灾,无人生还”;

    祁漠父亲最后一张照片上扛着一把猎枪,右下角写着“非洲,你不用再回来了”;

    祁漠的母亲也有最后一张照片,右下角写着某个疗养院的地址,还有一句“你该有的下半辈子”……乔桑榆的面色一喜,这就是她要寻找的东西!

    她连忙找了纸笔,把右下角的地址抄了下来,然后想要打电话叫元朗过来看,可是掏出手机,才发现这里竟然有信号屏蔽,她在里面没有任何讯号……该死!那隔了那么久,元朗该找她了!

    乔桑榆连忙收拾了东西向外,可回到电梯那里却又不禁停了下来。从十楼下去的电梯按钮是用指纹控制的……

    她出不去了。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