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前位置:许肯中文网 > 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 > 章节目录 420.419尹枭归来10000+

章节目录 420.419尹枭归来10000+

书名: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殷千城 || 错误/举报 更新/提醒 投票推荐

    她只想让尹枭早日被绳之以法。

    所以,没有经过缜密的思量,乔桑榆便擅作主张把专案组的那两个警员带到了“度假酒店”。这里几天没有人过来,相较于之前更为荒凉冷清,地面上和桌面上都积了一层薄薄的灰。

    那两个警员原本不相信鲺。

    这里的陈设配置完全符合度假酒店的模样,哪里像是尹枭的“窝点”?从警方的角度来说,这种近似“公共场合”一类的地方,是绝对藏不住东西的。直到乔桑榆领着他们到了一楼楼梯的转角,把那个电梯的暗门展示给他们看,他们才真正变了脸色囡。

    他们信了乔桑榆。

    “这部电梯直达楼上的一个夹层,但是下来却需要指纹识别,所以……”乔桑榆善意提醒,却不想接下来的发展,完全超乎了她的预料——

    “谢谢你提供的线索!现在这里交给我们警方接手。”他们打断了乔桑榆,伸手一横拦住她的动作,把她挡在电梯门之外,“好了,接下来的你不用管了,感谢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说完,他便拿出手机,应该是跟他们专案组的其他同事报告说明,匆匆几句报了地址,然后便收了线。

    “上面……”这样态度的突变,让乔桑榆不禁有些懵,看他们按了电梯键想就此上去,乔桑榆不由一急,依旧想阻止!要是他们也被困在上面怎么办?唯一能吊着身体下来的床单也被她毁了,他们到时候就是想荡到九楼也不可能……

    “放心,我们是专业的警`察,而且很快就有同事来接应。”那两个警员倒是信心满满,一想到即将得到关键性的证据,两人都是摩拳擦掌,甚至把乔桑榆排除在外,“你回去吧。”

    说完,他们便进了那部电梯。

    “诶!”她根本叫不住他们,电梯门合上后,乔桑榆才想起来:里面没有手机信号!她也忘了提醒……

    她不知道这两个便衣警员的能力怎么样?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带着证据平安出来?她总觉得贸然进电梯有些莽撞,于是慢吞吞地踱下楼,留在大堂想要等接应他们的人过来。

    “乔小姐!”跟着她的保镖在外面讲电话,不知道听了一句什么,匆匆向她跑过来,“祁少让您赶紧离开这里!这里不安全!”

    怎么就不安全了?

    乔桑榆环视着周围一圈的静物,面色不解。

    “我带警`察来的,我又没想继续翻找什么东西……”乔桑榆嘟囔,心想着他可能还是为了找李敏芝的事不痛快,眉头不由跟着紧了紧。

    保镖“哦”了一声,拿起手机打算向祁漠复述,但是显然祁漠在电话那端已听到了乔桑榆的声音,手机刚贴上耳边,保镖便听到祁漠低冷的命令:“叫她听电话。”

    “啊……好的。”保镖愣了愣,连忙把手机递给乔桑榆。

    又要发脾气吗?

    乔桑榆抿了抿唇,终于还是抬手把手机拿了过来:“喂?我……”

    她正想要出声解释,却没想到祁漠快速开口,抢了先——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尹枭的人撤得那么快?”

    他的问题迅速又突兀,乔桑榆被问得有些懵,还没细想明白过来,祁漠又快速地丢出下半句:“如果夹层内的东西很重要,事关他的生死,你觉得他会放心把东西都丢在这里?”

    乔桑榆一惊,猛然间想起某种可能性——

    像尹枭这种阴险缜密的人,要么他会把那些罪证都撤走;要么,他是笃定了别人带不走。

    带不走的意思……

    她明白祁漠的意思了!

    “赶紧离开那个地方!”祁漠低喝催促,“那是尹枭的陷阱。”所以这么多天,他从来没想过去调查那里,那里显然是一个死局:有尹枭的罪证和秘密,但是一旦知晓或者带离,恐怕就是同归于尽的结局。

    她上次逃脱,真的是侥幸中的侥幸,绝对不能再去第二次了。

    “但是,”乔桑榆拿着手机,快步走出度假酒店,仰头朝自己那天跳出来的那扇气窗的方向张望,她有些着急,“那两个专案组的进去了,他们……”

    “碰!”

    话音未落,楼上陡然传来轰鸣的爆炸声,与此同时,一团火球从夹层的

    气窗处喷涌而出,瞬间席卷了九楼和十楼,让高层部分完全陷入一片浓烟滚滚的火海……乔桑榆在那一瞬间傻住了。

    但是还未等到她有所反应,持续的爆炸接踵而来——

    “碰!”

    “碰!”

    “碰!”

    由远及近的爆裂音,地面跟着微微震动,还有着墙体从上而下裂开的恐怖场景,显然墙体内的煤气管道也受到了牵连,一层层地爆开来,马上就会把整个“度假酒店”都炸成一片废墟……

    “快跑!”乔桑榆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她完全愣住了。耳边只听到保镖的慌乱的一声,然后她被保镖拉住,朝着停在远处的车狂奔而去……

    .....................................................................................................................................................................................................................................................................................................................................................................

    隐秘处。

    从草木的空隙中,伸出一把长杆枪的枪口,默默地对准了乔桑榆的方向。他已瞄准打算射击,粗粝的指节几乎扣下那个扳机,却被同伴按下,卸了枪丢在一边,把电话给他:“尹先生要和你说话。”

    “尹先生。”他连忙接了手机,压低了声音继续隐蔽,态度很是恭敬。

    “炸了?”尹枭呼了口气,似在那端抽烟,嗓音淡淡。

    尹枭那边,只能看到夹层内的监控,他看到两个警员在里面翻来翻去,还整理了一下文稿打算带走,于是下令手下过来按下了爆破,索性把这个地方都炸了,一了百了。但是从爆炸开始后,他那边的监控画面自然也就黑了,所以打电话来确认。

    “恩,里面的人绝对活不了。”手下对此很确定,他望了眼身边的人,又望了眼乔桑榆他们离开的方向,只是不解,“为什么不让我杀那个女人?”

    尹枭在对面轻嗤一声。

    “不是说一共三个人么?你一枪能搞定三个?万一打不中,就尴尬了……”他浅笑着挪揄,顿了顿,“能不暴露的话,还是尽量别暴露。”

    “可是……”手下不服,看着浓烟滚滚的废墟大楼,面色不甘,“竟然为了两个条子把楼炸了,浪费!”

    原本,还想保留到最后,必要的时候用来鱼死网破,没想到却被两个警员给搅了局。

    重点是,还没有伤到那个女人和她的保镖!

    这楼等于白炸了。

    一这么想,心里就发堵。

    “早晚都是要‘浪费’的,不心疼。”尹枭却是不怎么在乎,他在对面停顿了数秒,莞尔低笑出声,“况且,她带着条子过来,结果条子死了,她安然无恙……谁的麻烦比较大?还说不定呢……”

    “恩?……啊,明白了。”

    手下也是幡然醒悟。

    ............................................................................................................................................................................................................................................................................................................................................................................

    ....................................................................................................

    爆炸没伤到他们人,但是他们却都被粉尘波及。

    保镖拉着她急速冲出爆炸区,又伏倒在地,等到身后的“度假酒店”整体“轰”地一声倒塌后,他们才爬起来,彼此都是灰头土脸。身后火焰和浓烟还在继续,废墟之中残余着细碎的爆炸,远远的都能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

    乔桑榆呆呆地看着。

    她很清楚,刚刚进去的那两个警`察,是绝对不会存活了。

    眼看着生命在自己的眼前消逝,她的心里难掩震撼、恐慌、愧疚……

    她不应该贸然带他们过来的!

    纵使他们不听劝,她也应该阻止他们上夹层的!

    可是现在……

    “乔小姐,快走吧!”一名保镖把车开了过来,另一个则拉着她离开,“此地不宜久留。”谁知道这里有没有尹枭的埋伏?而且爆炸的动静肯定会惊动附近的警局和消防中心……这里很快会全是人。

    ********

    一直到车辆行驶出去好久,乔桑榆才渐渐回神。

    她的手上捧着一大包的湿纸巾,是刚刚保镖递给她的,但是她始终在发愣没注意,根本没有擦。现在脑袋清醒过来,她才低头颤颤地去拆那包纸巾,抽出其中的一张胡乱地在脸颊上抹……

    车子却在此时突然停了。

    乔桑榆正纳闷,她身侧的车门却被拉开,然后她看到祁漠弯腰下来,俊脸出现在了她面前。

    他应该是刚赶过来,呼吸有些急,脸色也有些沉。他拉开车门,原本似想叫她下车到他那边去,可看到她这副灰头土脸的模样,不由拧了拧眉,改而弯腰坐进来,反手带上了车门:“开车!回去。”

    “是!”有祁漠在,那两个保镖便噤若寒蝉,再也不敢说半句了。

    *******

    祁漠坐在乔桑榆旁边,终究还是看不过去——

    他动作不怎么温柔地夺了她手里的纸巾盒,大力地抽了好几张湿纸巾,主动帮她擦脸上的灰尘,还有耳朵上、脖子上……擦拭的力道,倒是从容不迫,很是均匀,没把自己的情绪带进去。

    简单地擦过一遍,他才开口询问:“伤到没有?”

    “没。”乔桑榆摇摇头,她的身上只有一些细碎的擦伤,她忍着细微的刺痛遮掩着,没让祁漠看出来。她颓然地垂着脑袋,情绪很是低落,半响才喃喃地发出声音,“我把事情搞砸了……”

    没能将尹枭定罪,反而让专案组的人送了命。

    “你还真指望仅凭警方的能力就能搞定尹枭?”祁漠的声音淡淡的,他丢开那些擦过的纸巾,帮她捡头发上一些明显的土屑,“哪有那么容易?他们的力量可以用来利用,但绝对不是关键。”

    他顿了顿,轻叹了口气:“我这两天一直在查尹枭。我说过,不需要你为我冒险,也不需要你去做这些事。”

    “我……”乔桑榆一时间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

    而祁漠已正色着继续:“刚刚的那场爆炸,是需要人为引爆的,引爆器的有效距离是两百米,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乔桑榆猛地抬起头来。

    两百米的人为引爆?那就是说……

    “尹枭不在国内。”祁漠抿了抿唇,给了她答案,“但尹枭的手下,确实就在附近。”

    乔桑榆张了张嘴巴,一时之间因为惊愕没能发出任何声音。尹枭的手下就在附近?所以他们自以为是地去寻找证据,其实一举一动,都在尹枭的监视之中?!他说炸,就炸了……

    感觉,像是置身于别人的股掌之中。

    凭她的能力,根本玩不过尹枭!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那尹枭在哪里?”乔桑榆彻底被打击到,喃喃着低声询问。

    祁漠报出一个陌生的地名,顺势补充:“那个地方没有引渡条约。所以,警方的那些人,根本就没有用。”<

    /p>

    ................................................................................................................................................................................................................................................................................................................................................................................................................................................................................

    乔桑榆被祁漠带回了家。

    她整个人都被打击到,怏怏地不想说话,就连之前和祁漠闹的那些别扭,此时也没有精力去争论了。祁漠安顿好她,便又匆匆出门,他和她简略地解释了一下,乔桑榆也没怎么听懂,只知道大体意思——

    他联合当地势力,把尹枭从那个地方逼了出来。他要让尹枭无所依傍,逐步靠近A市,暴露自身……然后再一网打尽。

    这是最后的“决战”。

    乔桑榆不知道他的计划如何实施,也不知道尹枭什么时候会出现?她现在的心态很简单:她还是呆在家里,不要出去给他添乱了,她的确是能力有限,根本斗不过尹枭那样的人……

    ******

    女佣看她坐在沙发上发呆,怕她无聊,主动帮她开了电视机。

    正好是新闻频道。

    主持人正在播放一条时事新闻——

    “我市一家度假酒店突发爆炸,楼体受损严重,几乎夷为平地,幸运的是这家酒店似乎日前就停业整顿,暂无顾客伤亡。不过事发当时,似有两个警员在酒店内逗留搜查,目前两位警员出于失联状态,爆炸原因也在进一步的追查中。”

    现场画面中,记者说完,便拿着话筒去采访营救小组的指挥人员,却被对方不耐放地挡住镜头,一口“无可奉告”概括了所有。

    但是镜头那端很快又传来阵阵惊叫,让现场的声音越发嘈杂。这台实时转播的摄影机,立刻便循着声音把镜头切了过去——现场直播的图像还没来得及打码,于是无比惨烈的场景,就出现在了她眼前。

    是那两个专案组警员的尸体。

    不过好像已经……不太完整了。

    他们被抬上担架,白布包得很快,才两秒的镜头便遮住了死者的惨状。但是乔桑榆能认出那破碎的衣服,也能看到那面目全非的焦黑……

    “请问死者的身份是谁呢?”

    “请问这次爆炸是意外还是人为呢?”

    “联合近日频繁播报的社会新闻,您觉得G市是否存在黑色恐怖势力呢?”

    “……”

    看到尸体,记者一窝蜂地握上去,根本不顾那个指挥人员的怒喝,纷纷把话筒塞到他的嘴边,现场一片嘈杂,镜头内的场景,几乎失控。乔桑榆看不过去,拿过遥控器,直接按下了关机键……

    那两个警员死了,她也有责任。

    想到这里,她便忍不住把脸埋在膝中,再也不想说话……

    .............................................................................................................................................................................................................................................................................................

    ........................................................................

    祁漠那边在施压,尹枭的日子自然也不好过。

    他本来想避过这阵子的风头,然后再找个地方重新开始,说不定再找个时间回来顺便把祁漠杀了。可没想到事情并没有如此顺利——没有引渡条约的小岛人物复杂盘踞,原本他只是要花点钱,便能保平安,可是这里的人收了钱,却渐渐对他不利……

    在这种黑吃黑的地方,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尹先生。”手下匆匆地过来汇报,“我们停在港口的游艇,被文森的人炸了。”

    “什么?”尹枭顿时蹙了眉。

    这两天,这样的事情层出不穷,这些当地的“地头”哪有和平共处的意思?他忍不住想骂脏话,大有一种虎落平阳被犬欺的凄凉!

    “说是我们的人出言不逊起了冲突,文森还大大方方地过来解释了!呸,假惺惺!”手下低咒,嘴里骂骂咧咧的,“这两天他似乎天天在找茬!前天晚上,他还朝我们的人开枪了!”

    不过那时候,没闹出什么大动静,只道是喝醉酒后的胡闹。

    现在看来,远不止这样……

    “有没有查到具体原因?”他有感觉这是有人在故意针对他。

    不知是对方有意让他查到,还是手下的办事效率惊人,总是很快就有了答案——

    “文森得到了一批顶尖的军火。”手下汇报,在这种以武力称王的地方,有了武装力量就等于有了一切,所以那批军火对文森意义重大,完全能起到收买的作用。手下的声音停了停,“对方是免费给他的,唯一的要求似乎是……”

    他抬头,犹豫着看了眼尹枭,才说完下半句:“……除掉您。”

    “乒!”

    话音落下,尹枭的一拳便狠狠砸在桌面上,发出巨大的动静。就连杯子里的水也因此受影响,水花飞溅出来了大半。

    “尹先生?”

    “欺人太甚!”尹枭怒喝,很想端着枪出去,直接把文森这种走狗给除掉,但是转念一想,又忍了下来。

    军火?

    有人故意给了他一批军火,让他来的除掉他?

    他好像突然想到是谁了……

    祁漠。

    只能是祁漠。

    他倒还真是有本事,不仅查到了他的位置,而且纵使能力没这么远,也能用计让这里的人对付他。看来,他没有必要再换个地方了!反正祁漠查到了,还是会过来针对他的!

    不如,先回去……除掉祁漠!

    把祁漠的势力抢到自己手上,也许他马上就能东山再起。

    “尹先生,我们怎么办?”

    “回G市!”

    ................................................................................................................................................................................................................................................................................................................................................................................................................................................................................

    “祁少,尹枭行动了。”

    祁漠那边,也很快收到了线报。只是尹枭乘私人飞机刚起飞,并不知道他会选择在哪里降落?也不知道他会在何时到达?他们这里有近十个小时的时间

    防范,然后再应敌……

    “好。”祁漠点点头,表示知道。

    他把尹枭引回来,但暂时还什么都做不了。尹枭的手下还在G市,他们隐匿得很好,他查不到,也不敢轻举妄动。

    他能做的,就是保护好想保护的人,然后静静等待。

    他把乔桑榆留在了别墅,加派了人手,这次的命令是:“不准她去任何地方,看紧了!”

    但是她的情绪低落了好几天,似乎也没打算去什么地方。

    另外的——

    他想到了那个尚在疗养院中的人。

    其实那天……他偷偷过去看过。

    隔着那一排葱翠的常青树,他远远地站着,看到母亲坐在轮椅中,而乔桑榆推着她,然后陪着他说话。他始终没有打扰,也没有听到她们在说什么,只是某个瞬间,母亲混沌的眼神突然变得清明……

    她看到了他,想要朝他的方向追过来。

    他当时转身就走,离开得很快,然后,就再也没有去过。

    如今——

    对付尹枭的最后一场“战役”,就像是暴风雨,他要不要……也保护她?她不配!可她终究是他母亲。

    犹豫了许久,祁漠最终独自开车出去,驶向了疗养院……

    ................................................................................................................................................................................................................................................................................................................................................................................................................................................................................

    “找李敏芝的房间?在那里!”护士很热情,看祁漠长得英俊,自然就多了几分殷勤,“我带你过去吧!她现在应该在睡午觉,我正好要叫醒她,还得带她出去参加小组活动……”

    她一路都在说话,解释着李敏芝的情况,但是房间的门一开,她却是一愣——

    床上的被子还没有叠,房间内已是空无一人。

    “怎么会?”护士暗自嘟囔,在房间里搜寻了一圈,就连卫生间也闯进去看了,却没看到李敏芝的人影,“轮椅还在呢,她能去哪里?”

    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一扇窗开着,吹进阵阵微风。

    祁漠皱了皱眉,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是什么?”护士从李敏芝的床畔发现了一张纸,还有一个手机。

    纸上只有简单的一句话——人我带走了。

    “这……”护士的脸色一白,当即抽了口凉气,没顾得上拿那个手机,拿了那张纸便往外冲,口中念念有词,“不会是被绑架了吧?我要去告诉院长……”

    祁漠没跟着。

    他拿起了那部手机翻看。这是一部崭新的手机,屏幕没有设密码,一滑就能开,里面的应用程序也几乎被删光,只留下打电话的功能,而且电话本中,只有一个号码……祁漠自然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被接起。

    “喂?”

    他的声音让对方明显一愣,继而得意地笑了:“祁漠。”

    祁漠皱了皱眉,他也能听出对方的声音,是尹枭。

    “你的手机忘拿了。”撇开李敏芝被带走的消息不谈,祁漠只是淡淡出声,如是告知。然后听似很诚恳地补充,意味深长,“在国外日子还艰苦么?就不要浪费钱乱扔手机了……”

    尹枭笑了笑,显然早有应对,索性顺着祁漠的话往下说:“再艰苦,也得回来操办我母亲的葬礼啊!我母亲死在G市,你知道的吧?”

    “知道。”尸体现在还在医院停尸房的冰柜里,他也去看过。

    “好可惜……”尹枭在对面喃喃地开口,“我母亲就是死了,尸体也被管得这么严,我自己都拿不到。”他还不想和警方起冲突,所以想把包袱踢给祁漠。他能利用警方来对付他,他当然也一样。

    “没有尸体的葬礼,怎么叫葬礼呢?”尹枭惋惜地低叹,突然话锋一转,似是想到了个好主意似地开口,“不如……用你母亲的尸体,你觉得可以吗?”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