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前位置:许肯中文网 > 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 > 章节目录 421.420拯救6000+

章节目录 421.420拯救6000+

书名: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殷千城 || 错误/举报 更新/提醒 投票推荐

    “不如,用你母亲的尸体?”

    尹枭轻描淡写的语气,让通话气氛不由一凝,陷入短暂的僵局。

    祁漠沉默了数秒,终于淡淡出声询问,嗤讽的嗓音中带着明显的冷意:“你把她杀了?”

    “还没有,”尹枭否认,给了他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还没到办葬礼的时候。”换言之,葬礼之期,也是李敏芝的死期。尹枭说完,稍稍顿了顿,笑问他:“怎么样,愿意拿一具真正的尸体来换吗?鲺”

    说到底,他还是想让祁漠把李勤芝的遗体弄出来。

    祁漠听明白了。

    只是,他不由轻嗤:“你凭什么觉得我愿意?”

    一群多年前便已抛弃他的“家人”,多年来又对他不闻不问,尹枭凭什么认为,他会为了这样一个“母亲”去搏命?他现在想的,只有除掉尹枭!他并没有什么悲天悯人的情怀,也没有想着相认。

    尹枭也不急,笑了笑:“就凭你拿到了这部手机。”

    这部手机,就留在李敏芝的房间里,谁用它打电话过来,就说明谁在对李敏芝的生死负责。

    只是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就落到了祁漠手上。

    原先,他还以为,得多费一些周折……

    祁漠的脸色彻底沉了下去。

    他抿着唇,没想到会这么被尹枭将了一军。他冲动地想摔了电话,或者大吼李敏芝的生死与自己无关,但是拳头紧了又紧,终究只是对电话那端的人开口:“让我见一见她。我要确认她在你手上。”而且必须是还活着的。

    这回轮到尹枭沉吟了片刻,但是他很快便将自己的为难遮掩下去,阴沉着决定:“明天这个时候,我再打电话过来。你把我母亲的遗体弄出来,我再让你见她。”

    说完,他那边先行挂断了电话,似是掌控着主导权。

    祁漠收起手机,却不由皱了皱眉。

    明天这个时候?为什么一定要等到明天?按照尹枭刚刚说话的口气,应该是巴不得把李敏芝的惨状展示给他看,让他赶紧把李勤芝的遗体弄出来……可是他却主动拖到了明天?!

    唯一的可能……

    祁漠的瞳孔骤然一缩,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显然,他的母亲还没到尹枭手上!

    尹枭是何等谨慎的人,他从免引渡条约的岛回归,可能不会一下子回到国内,而是选择周边国家落脚刺探情况。比如,日本?韩国?而李敏芝从疗养院“失踪”,应该是尹枭的旧党所为,他们绑了人,肯定现在才要去找尹枭汇合,所以,就有了“明天这个时候”的说法……

    他还有拦截的机会!

    想到这里,祁漠骤然抬脚,快步走了出去。

    ********

    走廊上一片嘈杂。

    “好端端的人怎么会不见啊?这张字条又是什么意思……”

    “警`察一会就来,要保存好第一现场!”

    “我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不见了……”管床护士都快急哭了,带着一堆疗养院的保安和领导,闹哄哄地往病房这个方向来,看到祁漠,面色一喜,要拉他一起作证,“这位先生刚刚也……”

    话未说完,祁漠已越过她走了出去,根本没有理会她的叫喊。

    他大步跑出疗养院,在坐上车发动了引擎之后,才按下了车载电话:“带人,去机场!”

    .....................................................................................................................................................................................................................................................................................................................................................................

    一路风驰电掣。

    祁漠的车速很快,两旁的静景飞快后退,车窗外尽是强劲的风,但是车内的隔音效果娇好,始终是一片安静。祁漠蹙着眉,在这片静谧之中,脑海中却不停回响着尹枭刚刚的话——

    “明天这个时候,我会再打电话过来。”

    “明天这个时候……”

    不对!

    祁漠骤然踩下了刹车。

    轮胎和地面剧烈摩擦,车身在瞬间急急刹住,发出刺耳又尖锐的刹车音。而他在这一片嘈杂声中陡然清明,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他的推断有误。

    尹枭的下属,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把人送到他手上,但是无论去哪个周边国家,都不需要坐近24小时的飞机!而且,G市的警方在找尹枭他们,带着精神恍惚的李敏芝坐飞机,显得太过张扬……

    显然,交通工具不是飞机。

    从时间推断只可能是……

    是船。

    *********

    G市的港口只有一个,很大。除了每天都有的货运船之外,另外还分了一个小区域出来,偶尔有些有游轮会过来,以旅游的名义招揽生意。

    货船都是固定的,归专人所有,尹枭的人想混上去,需要提前打好招呼,应该不可能。

    那就只剩下游轮了。

    “今天有一班去日本的,三日游,价格公道。”正好有黑导游在招揽生意,看到祁漠过来,连忙殷勤着过来打招呼,“还有二十分钟就开船了,不如我给您打个折?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嘛!”

    “还有今天去其他地方的吗?”祁漠只关心这个。

    “没有了啊!一个礼拜也就两个船去日本的,”导游摇头,看祁漠似乎好说话,又急着推荐,“也有去韩国的五日游,明天就能走,价格公道。您要是在我们旅行社办个会员,还能享受……”

    “就这艘吧。”祁漠转过脸,打断了她,“需要办什么手续?”

    尹枭的人,应该就在这艘游轮上。

    ********

    黑导游果然神速,只要交了钱,很快就将手续全部办好,一口一个“您放心,只要跟着我们团出去,再跟着回来,日本不会查的”。祁漠没心情看这个,随手把证件收入口袋,然后登了船。

    走在甲板上的时候,下属的电话正好打进来:“祁少,我们都已经在机场了。您呢?”

    他这才想起来,刚刚的判断错愕,让一群人还在机场蹲着。

    “我在码头。”他开口,游轮正好在此时发出起航的鸣笛音。下属们即使现在赶过来,也是来不及登船了,祁漠只能报了船的航线,让他们去查,另外交代:“找艘游艇来接应我。”

    如果李敏芝在这里,他找到了她之后,就会带她回去。现在尹枭在日本,他若贸然跟着游轮过去,那就太被动了。

    .....................................................................................................................................................................................................................................................................................................................................................................

    正是旅游的淡季,选择坐游轮出海的,不过百人。

    登船的时候,祁漠随意观察了一下甲板上的人——有抽着烟的打工者,有结伴出游的学生,也有带着正规旅行团小红帽的老人们……总之,尹枭的手下,肯定不会在这些人之中。

    他们肯定会很低调。

    “你就住这个房间。”黑导游给祁漠安排了个单人间,附带着送他一本小册子,上面却不是旅游的风

    景,而是消费的店铺,“下了船以后会到这里逛逛,到时候别忘了多买点东西回去!”

    她不属于正规的旅行公司,自然也像黑店似的强制消费。

    祁漠蹙了蹙眉,却只是“恩”了一声,懒得和她说。她只是他上这艘船的垫脚石,用不着放在眼里。

    “那好,我不打扰了,还得招呼其他人!”黑导游以为遇到了有钱的冤大头,满脸堆笑着告辞,“吃晚饭的时候,我会再来叫你!吃饭是自费的啊,别忘了。”

    “好。”

    她这才满意,退了出去。

    *****

    虽然游轮上的人并不多,但要找尹枭的手下,却不是简单的事。

    船上的客房很多,有些闲置着锁着,有些是有人在里面锁着,他不好分辨他们在哪里?又觉得贸然去敲门会打草惊蛇。幸好,游轮上有兜售纪念品的小商贩,挨门挨户地卖纪念品。

    祁漠的心中一喜。

    他不由想到了乔桑榆,想到了乔桑榆的狡黠!如果她在这里的话……

    “先生,要买份地图吗?我这里还有日产的小吃……”正想到这里,小贩见他的门开着,已经跑了过来,讨好着让祁漠挑选。

    祁漠塞给他一些钱:“帮我留意几个人……”

    这样的大手笔,小贩欣然允若,他点点头,继续卖力着挨家挨户敲门。不过这回,每扇门一开,他不是急着推销,而是先把头探进去看个究竟……

    .......................................................................................................................................................................................................................................................................................................................................................................................................................................................................................

    让这样一个毫无关联的人去“搜查”,果然很快有了结果。

    “先生,在B401那个房间,有你说的人。”小贩过来汇报,“里面有个中年的女的,短头发的,坐在床上傻傻愣愣的。有个男的给我开的门,特别凶,我才看了一眼就把我轰出去了。”

    听他说的,应该就是尹枭的人。

    不然,不会有这种“奇怪组合”的游客。

    “好,辛苦了。”祁漠又塞给他一点钱,让他闭嘴,然后自己走向了那个所谓的“B401”。

    *******

    游轮的走廊很空荡,并没有在此逗留打发时间的人。

    祁漠走到了房间外面。

    因为追来得匆忙,他并没有带枪,这样单枪匹马、手无寸铁地闯过来,未免有些鲁莽。只是,眼下他并无其他选择。祁漠只能贴着墙靠近,不动声色地打开消防柜,默默地将里面的灭火器拿在手上。

    听不到房间里的动静。

    “叩叩!”

    他索性在门上叩了两下,心中想好了应对方式。

    但是里面的人显然已经先入为主,听见敲门声都没有询问,直接骂骂咧咧起来:“有完没完啊?死推销的!说了我们都不买东西,你TM的是不是听不懂中文……”

    “碰!”

    他愤怒地拧开门,正想把人打出去,却不想迎面便被甩上一个灭火器,他连哼都没来得及哼,当即便被砸晕了过去。

    屋里的人一僵,原本抓牌的动作怔住,由休闲迅速转为战斗状态。

    祁漠趁机往屋里看了一眼——一床凌乱的扑克牌,一副未打完的牌局;另一床上坐着一个人,侧对着他的方向……是他的母亲。

    “祁漠?”屋里的人倒吸了口凉气,在认出来人以后,便迅速地滑下床,想要去拿枪。

    可他哪里是祁漠的对手?

    手还没碰上旁边的抽屉,他便被祁漠的一脚踹开,他踉跄着跌退几步,还未站稳,祁漠已追了过来,一拳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脸上。然后揪住他的衣领,或是用拳砸脸,或是用腿踢,或者用肘打……

    祁漠的动作又准又狠,他根本没有招架的余地,疼得连求饶的声音都发不出来,眼看着就要晕死过去。

    .......................................................................................................................................................................................................................................................................................................................................................................................................................................................................................

    祁漠是在发泄,所以才会用了狠劲。

    他恨尹枭想利用自己!

    他更恨自己,居然终究还是选择过来救李敏芝!

    亲人、仇恨,他终究一个都没有放下!这种矛盾的心情,让他自己觉得自己无用,所以只能把怒意都发泄在了这个手下身上。

    李敏芝全程都没有任何反应。她笔直地坐着,直到就近柜子上的装饰物连带着倒下,里面的东西滚到她的脚边时,她的眼皮才动了动,慢吞吞地看向动静来源的方向……

    “呃……”

    那个手下被打得低吟了一声,已经吐了口血,眼看着就要昏死过去。

    “不许动!”洗手间突然传来冲水的声音,同时洗手间的门被打开,祁漠听到身后突然传来的怒喝,“祁漠!再打我就开枪了!”

    屋子中骤然一静。

    祁漠的动作停下,眉头不由皱了皱:大意了。

    刚刚情绪太过冲动,实在是大意了。

    房间中的人在打牌,一副牌至少发三份,而在凌乱的扑克周围,却没有空着的牌局。显然,有三个人在打牌。

    形势陡转直下——

    房间里还有一个尹枭的手下。而且拿着枪的手下。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