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前位置:许肯中文网 > 真仙王座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蛮荒狩猎场

正文 第二十九章 蛮荒狩猎场

书名:真仙王座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浪 || 错误/举报 更新/提醒 投票推荐

    所有人都很兴奋,这是一场盛会,也是一个巨大的门槛,跨过去,鲤跃龙门化龙登天,从此赤炎国之地,尽可去得。

    “首先宣布一下大会第一轮规则,第一轮为期一个月,在这段时间里,你们只有一个任务,找到一块令牌,保存下来,时间未到,找到令牌者不允许率先出来,否则视为放弃,也就是说,如果参加,就必须在这里待满一个月的时间。现在你们退出还来得及。”三长老站在城楼上诉说着。

    底下的人没有一个退缩,要放弃的话根本就不会来,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了,哪里有退缩的道理。

    三长老满意的点点头,接着道;“再给你们透露一个消息,蛮荒试炼场里有筑基境的妖兽,现在最后一次机会,有人要放弃吗?”

    人群明显比前面骚乱了,筑基境的妖兽可不是凭靠人数就可以怼死得了,遇上了除了那几个人,其他人基本没有几乎逃离。三长老没有理会,就这么慢慢等待。

    约莫一刻钟时间,人群中走出一个满脸苍白的小胖子,哆哆嗦嗦的说道;“我是家中独子,家里留下的大把财富还要靠我来继承,我不想死,我选择退出。”说完他走向了城门。没有人嘲笑他,生死之间的抉择并不是一句我不怕死就能概括的了得。

    有了第一个的带头,接下来陆陆续续走出来了大约上百人,无一例外,都是一些小家族的独子、继承者,既然参加大会也只有仅仅一点点的希望,而起还有巨大的危险伴随,倒不如回家想乐,做一个安安稳稳的小资产者。

    好一段时间都没有离开,接着三长老说道;大会第一轮现在开始,你们进入狩猎场吧!

    蛮荒狩猎场是东门外边一块巨大蛮荒森林,宗门选取了部分地方,赶走了其中的高阶妖兽,留下了炼体境的野兽和十头筑基境妖兽,而那特殊的令牌便在筑基境妖兽的领地内,想要夺取的话就必须付出足够的代价。

    秦正混迹于人群,随着大家慢慢移向森林。参加大会的人群足足有上万人,在这山脉外围基本不会有令牌,只有等到大家慢慢走到深处,才会有令牌出现,而且,人群也会慢慢变少,逐渐分散,在这蛮荒大地争夺一丝机缘。

    不知何时,人群渐渐稀少,秦正也找准了一个方向,向前快速掠去。

    他的计划是率先赶到前方,找到一块令牌,然后再找地方躲起来,等到大会快结束的时候就返回,但现在他已经落入后程了,赤炎昊天、王通等人已经率先走在了整个队伍的最前方,而秦正为了隐藏自己,一直混迹在大部队中,现在再不赶路,就来不及了。

    独自上路,回归森林,秦正有种回到了家的感觉,六个月的山林修炼让秦正找到了完美融入山林的办法,即使遇到野兽,也能够让他们把自己当做另一种强大的野兽来对待。

    一阵时间过后秦正已经看不到后面的大部队了,但对于怎么寻找令牌秦正是没有一点点的头绪,宗门没有任何提示,只告诉他们令牌在这里,至于那特殊令牌倒是好找,筑基境妖兽领地,但是获得难度太高了,危险系数太大,还不如在这里寻找普通令牌。

    时间流逝,眨眼之间就到了傍晚,秦正依然在山林里游荡,没有发现任何令牌的踪迹,倒是在路上碰见了几波人群,在那里组队猎杀野兽。令牌只有一千块,而且并不一定都能找到,或许猎杀几头野兽带回去,卖个好价钱也是不错的选择。

    但是秦正不一样,在青林城这段时间里他明白了好多事;第一,顾家并不是所谓青林城的大家族,以他们的实力来说,只能算是二流偏上的一个家族,除非他家有人跨入蜕凡境,否则没有资格称为大家族。但是他的危险并不小,顾家有五个筑基境的长老,而且顾家家主是筑基六层,即将跨入筑基七层的存在,顾仁杰就是他的亲子。

    第二,在东门之外他意识到他所面临的危险比他想象的更为强大,天剑宗的实力太强,而生死大敌林白衣是天剑宗的首席大弟子,地位还在普通长老之上,上一次在蛮荒山脉出来之后就闭死关,不入蜕凡,绝不出关。

    所以现在秦正的选择只有蛮荒宗,七大宗门也有强弱之分,天剑宗和蛮荒宗就是其中的翘楚,而且两家为了争夺第一宗门的名头已经势成水火,或许秦正加入蛮荒宗面临的的危险更大,但蛮荒宗那个疯子一般的宗门绝不会为了利益把自己卖给天剑宗,有时候名声要比些许利益重要太多。

    秦正私下找过慕容老头,按照他透露的消息,想进入蛮荒宗的考虑范围,第一点必须获得十块以上的普通令牌或者得到一块特殊令牌,第二点在第三轮的排名战中至少在前五十,否怎人家根本不会考虑你。

    天剑宗三长老的出现彻底打乱了秦正的混子计划,现在必须努力去争夺了。

    也就要降临了,秦正难得没有选择山洞作为休息的地点,因为那样太危险了,试想一下,你正在休息,就过被人堵住洞口一起围殴你,而你的本事有不能全力施展,那种被人阴了的情况才是最憋屈的。

    空旷的地面上,秦正架着一堆巨大的火架,上面是一只新鲜的大野猪,一只炼体九重的野猪,真的很不多见,但现在全部变成了秦正的晚餐,雷老头的特殊手法第一次独自实验,半个时辰之后,猪肉上完美的金黄色预示着这头猪已经完全可以下肚了。

    拍了拍滚圆的肚皮,秦正自言自语道;“比雷老头的还差一点,但比起自己之前的食物,要好太多了,继续加油。”

    一夜无话,清晨,秦正从树上翻身而下,现在应该前往狩猎场深处了,那里才应该是自己的战场。

    一路走来,秦正感觉到了七大宗的办事能力,整个狩猎场没有一只野兽是在炼体八重以下的,绝大部分都是炼体九重,基本和参加大会的人同一境界。

    而且秦正还遇到了一只噬炎熊,一只即将突破筑基境的大家伙,双掌拍动之间,一种火焰一般的炙热感有面而生,一掌拍在一颗三人环抱的大树上,大树迎声而断,断痕处还有火焰炙烤一样留下的黑炭。他完美的将力量与火焰融入自身,获得了非同凡响的攻击力,筑基之下,无人敢接。

    秦正凭借他的速度优势,在花费了足足一个时辰之后才将这只噬炎熊击杀。要知道以秦正现在的气血雄浑程度,他可以全力何人对战一天,但现在仅仅和一只噬炎熊对战就让他筋疲力竭,这在以前秦正是根本不会去想的问题

    啊!

    开始切割熊掌,秦正也收起了一份对这蛮荒狩猎场的轻视。左臂上的那一块漆黑提醒着他,这里不仅仅有十大筑基妖兽,还有可以媲美绝世天才的绝世野兽,那些即将跨入筑基的大家伙。

    一只金雕横跨天空,锐利的眼眸注视着大地,巨大的爪子如同寒冰利器一般震摄诸敌,孔武有力的双翅每一次挥动间都带起阵阵狂风,这便是天空的王者,一只毫不逊色于噬炎熊的家伙,他也是炼体九重。突然,他转身急速扑了下来。

    正在幻想熊掌美味的秦正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不对,一个很不优雅的侧身翻滚,向着左侧掠去。

    一声巨大的声响传来,秦正起身望去,一个巨大的深坑横列在那里,他前面努力切割的噬炎熊的左臂化为一滩肉泥躺在坑里。一击不中的金雕再次盘旋在高空,伺机而待。

    秦正擦了擦额角的冷汗,他无法想象如果被这家伙一爪抓住的话会发生什么后果,恐怕不会和那条熊臂差太多吧!在山脉里习惯了各种来自地面、水里的威胁,忘记了天空也有这种大家伙了。

    捡起还算完整的左爪,接着将整之噬炎熊全部装到小石头里边,那家伙还在等待时机,决不能让他再逮机会偷袭自己。

    秦正也是相当无奈,不要说是陆地上的野兽,就是水里的胆敢偷袭自己,绝对抓出来做一顿丰盛的美食,但是天空的那就是真没办法了,不要说他区区一个炼体境,就是蜕凡境的强者也只能短暂的制空,不能飞翔。只有金翼宗可以利用特殊功法可超境界飞行,其他人都做不到。

    金雕跟这秦正上路了,第一次有这种形状的东西从他爪下逃出,他不甘心,下一次,他绝对会抓住他。

    慢慢的秦正发现前方有一伙人站在路上散发消息;赤炎侯府对一只筑基境的青罡蛮牛动手了,特殊令牌就挂在他的牛角上,而他们现在就在正东方。

    这是有人想要把水搅浑,然后浑水摸鱼。秦正第一时间想到了问题的关键,但似乎如果能摸到一点好处的话那也不错,想着秦正改变方向,朝正东方前进。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