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前位置:许肯中文网 > 真仙王座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最后的疯狂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最后的疯狂

书名:真仙王座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浪 || 错误/举报 更新/提醒 投票推荐

    看到地犀倒下来了,秦正心中紧绷的那根弦终于松了下来,然后他是去力气,躺在了地上。

    这是他有史以来最为艰苦的一战,战斗中用尽了全部的心神力量,现在战斗结束了,各种疲惫感一下子涌了上来,击塌那根紧绷太久的神经。

    尤其是秦正在战斗过程中强行使用踏天第一变第六踏,这一招他根本没有练过,以前使用第五踏就已经很是吃力了,要不是这一个月龙骨玉髓淬炼能力太强大,恐怕连第五踏都不能完全施展,更不要说强行施展弹腿加成下第六踏。

    右腿的疼痛提醒着秦正这一次真的是自己走了大运了,下一次一定不能这么拼。

    秦正挣扎着站了起来,收起地犀,步履蹒跚的向远方走去,这里绝不能久待,一定要尽快离去。

    一场风波再次传来,神秘天才再现,独子一人斩掉金角地犀。

    这一次众人才真正被惊呆了,毫无疑问一个可以独战筑基境绝世天才。

    有人后悔;为什么自己不先待在金角地犀的地盘了,这样就可以看到这种旷世对决了。

    但也有人持怀疑态度,认为筑基境不可能被炼体境独自战胜,很明显这是有股大势力再某一个天才造势,想要在他出世的时候造成轰动般的效果。

    天相候府弟子柳鸿文再一次站了出来,花费了一个时辰勘察战场,最终结论是的确是一个人击杀了金角地犀,而且他的境界有九成可能在炼体境,一成不确定因素是那里有一股强大的威压,应该是施展强大武技后留下来的,炼体境施展这种威力的武学有很大可能直接爆体而亡。

    这种结论不仅惊呆了柳鸿文,也惊呆了所有人,包括剩余的五大侯府,凭借炼体逆行伐筑基的这种天才,他们整个王国都没有几个吧,这种天才不应该被诸派老祖秘密培养或者隐藏在王国王宫之中吗?

    一个人搅动了整个蛮荒狩猎场的气氛,就连损失诸多人才的悲伤也被冲散了许多。

    这一次的重伤让秦正整整修整了五天,整个身体都受到了十分严重的创伤,之后长时间的赶路让右腿的伤势进一步恶化,秦正差点都以为自己的骨头都裂开了。

    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经过这次的磨炼,叠浪拳已经可以自由施展,叠加拳力更是随心所欲,八叠之下,一瞬间就能全部叠出来,踏天第一变也能施展第六踏,而这将会是自己最大的杀手锏。

    而最重要的是龙骨玉髓已经全部融入了自己身体里面,在龙髓全部吸收的那一瞬间,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强度和力量统统上升了一个档次,或许现在施展第六踏,自己的右腿也不会那么辛苦。

    拿出来了金角,秦正仔细观看了一番,这东西自己也很惊叹,就在刚刚他试验了一番第六踏,结果在这地上造成了一个十丈大小的坑洞,而先前在弹腿之力的加成下,这只角竟然完好无损,弄得秦正都有点怀疑这是不是地犀的角了。

    还有一件令他十分惊讶的事,那只金雕竟然没有死,在小石头的内部空间获得生龙活虎,前面的断裂的翅膀都快好了。但他没有击杀它,在这里边即使他有天大的本事也飞不出去。

    秦正走出小石头,听说着最近的事情,特殊令牌已经全部找到了,六大侯府一府一个,蛮龙一个,墨白一个,钱家花费大代价买了一个,最后一个被那个知名神秘高手夺得。

    到现在,为期一个月得大比第一轮已经剩余不足十天了,接近上万人参加,虽然有很多人伤亡,但留下来的还是大部分,再加上有一部分人手中有多余的令牌、一些令牌没有找到,所以导致的结果就是令牌严重缺少,很多自认为有实力加入宗门却没找到令牌的人已经疯狂了。

    有人明码标价买令牌,有人大肆抢劫,希望可以抢到一块令牌参加第二轮的大比,但很不幸,两种做法收效甚微,令牌仿佛都消失不见了,没有几个人可以寻到。

    但是这阻挡不了疯狂的人群,有人已经红了眼,这种鲤鱼越龙门的机会一辈子都不会再遇到第二次,错过这一次,他这一身基本已经注定了平淡无奇,无所无为。

    令牌拥有者基本已经全部躲藏了起来,他们不怕你来单挑,但是他们怕几千人红了眼,一起来围攻自己,到时候丢掉了性命都没地方说。

    秦正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很兴奋,华丽的衣着再一次出现在他的身上,这一次,他一定抢到足够的令牌。

    一路上有许多的人对于秦正这只‘大肥羊’下手了,但是很明显,所有人都失手了,其中又一次大于有二十人组成的强盗小队对着他下手,结果他们眼中的“肥肉”十个呼吸之间就将他们全部解决了。

    但是秦正也很无奈,十几伙人动手,竟然只有两伙人手中有令牌,但加起来一共四块,这种高风险低收益的活很难激起秦正的热血,但万幸他的令牌已经集够了。

    一枚特殊令牌加上十一枚普通令牌,足以引起蛮荒宗的注意了吧!

    秦正换回了自己简单的衣物,因为强盗太多太庞大了,现在整个蛮荒狩猎场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强盗窝,有一次秦正甚至见识到了二百人组成的强大强盗阵容,秦正也没敢去应对,直接离开了。

    现在他把自己伪装成一个一无所有的贫穷子弟,混迹在一个强盗小团体里边,跟随他们南抢北夺。

    这种刺激秦正心神的生活一直持续了三天,直到他遇见了一个人。

    他就是秦雷,那个从小被秦家村誉为天才的少年,秦正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差一点没有认出来。

    满脸脏乱不堪,身上衣不遮体,浑身上下到处留着被人痛殴的拳印,就像一个活生生乞丐样,秦正这个小团体都嫌弃他,没有去抢他。

    之后秦正绕了过来,交给了秦雷一块普通令牌,没有给他衣物,或者他现在这样子才是最好的,至少不会被别人抢。

    最后三天,所有人都疯狂了,他们互相结伴,堵在了出蛮荒狩猎场的路口,强行该过往的人群检查,想要获得一块令牌。

    也有人开出巨大的代价,想要换取一块令牌,令人惊异的是他成功了。和他换取的人是柳鸿文,他身上的有特殊令牌,普通令牌就没什么作用了。

    知道这信息的心里一颤,原先他们想要一起打劫这个人,但是知道是天相候府弟子时,他们完全放弃了这种想法,就算他们能够联合起来夺

    得他的令牌,恐怕也没有可能参加到第二**会,侯府势力太过恐怖,他们招惹不起。

    得到令牌的人的情况也被挖出来了,他是南古城城主府弟子,南古城可是王国重城,他们城主府在王国之内也赫赫有名,但有人想要冒险一试,大不了以后加入宗门不出来了,相对于六大侯府,他们的势力还是要差上许多,但那人得到令牌之后就消失了,没有人找到。

    接着还有人想要从柳鸿文手里换取令牌,但是都被他笑着一一拒绝了,这些人还不配和侯府做生意。

    人们已经纷纷开始往外边走了,惨烈的第一轮即将结束。

    东门外,各种团体驻扎在这里,而六大侯府在最前方,接着是来这其他各个城池的人紧随着侯府驻扎,最后才是没有什么地位的平民组成的小团体,就像军队一般,层层递进,各种巡逻的弟子一边接一遍,最后两天,谁也不想发生任何的意外。

    夜降临了,这是大会第一轮的倒数第二个夜晚,这里一定会发生严重的事情。

    秦正没有睡觉,也没有休息,就在地上打坐,一晚上,各种惨叫声不绝于耳,整个晚上都没有真正的停息下来。

    第二天,整个营地充满着一种肃杀之意,很多人安静的面孔下蕴藏着磅礴的怒火,等待夜的降临。

    天相候府柳鸿文的营门前挂着三具尸体,僵硬的尸体无不在提醒众人;他柳鸿文也绝对不是好惹的。

    这一天白天出奇的平静,没有任何的风波,但是秦正直到,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今晚恐怕会血流成河。

    最后一夜,许多人疯狂了,拿不到令牌和死人有什么区别,还不如轰轰烈烈的最后拼搏一天,说不定博出来一个光明的未来。

    秦正没有参和这种大乱斗,因为根本没有必要,趁着夜色变回之前的容貌是他这一晚上干的事。

    第二天,随处可见的尸体抛落在地上,无人理会,刺鼻的血腥味充斥着天空,但万幸的是,这一切已经过去了,东门再在缓慢打开,第一**会正式结束。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