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前位置:许肯中文网 > 凰为将 > 正文 第十章 我哭

正文 第十章 我哭

书名:凰为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末节花开 || 错误/举报 更新/提醒 投票推荐

    ♂

    “爹爹,您找我何事?”

    俏生生的站在蓝谷的身前,蓝雪依然是那身男装,看的蓝谷直皱眉头,道:“你这丫头,这是何扮相?你说你个女儿家家的,如何打扮的这么…回头让人看到你的样子,倒是我教导无方…”

    “爹爹!您找我有事吗?”蓝雪来这里可不是来听他长篇大论的,没事她就走人了。

    见女儿不耐烦,蓝谷咳了一声,皱眉道:“你这丫头就是这么…算了,我也懒得说你。”说着,他从桌上拿起一张纸递给了蓝雪,继续道:“明早午时,早生茶楼二楼,你去见个人。”

    蓝雪接过纸看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五个字“明日晌午茶楼见”。

    “这人是谁?”蓝雪并未急着答应,而是将纸放回,淡淡问道。

    蓝谷瞧着蓝雪的态度,皱眉道:“还能是谁!爹这次让你来的目的你难道不知?”

    “与我有婚姻的小子?”蓝雪秀眉一挑,淡笑道:“您这是打算让我和他见面?怎地?那小子莫不是怕我长得丑,先瞧瞧,若是入不得他的眼,便退了这门亲事?”

    “放肆!”蓝谷一拍桌子,怒道:“你这丫头胡说八道些什么!人家想与你见面只是出于礼貌,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成何体统!”

    蓝雪不屑撇撇嘴,道:“可我不想见,他若想娶我便不要见我,好看与否全凭他运气,若我真是个丑的,他还当真敢娶我?”

    军队那些臭小子一个个嘴巴里说的全是哪家姑娘***大,哪家小媳妇屁/股翘,还说屁/股大的娘们生男娃,这些东西蓝雪听得耳朵都起了茧子。倒也没多新鲜,所以她在听到老爹说对方要提前与自己见上一面,便自然想到他的目的。

    蓝雪的话当真是让蓝谷又好气又好笑,自己这女儿哪哪都好,偏这个脾气实在差了些,说起话来也没个脑子,当然,这点是随了他,他自然也不否认,可自己是男人,他是女儿家,这就不一样了。

    于是蓝谷皱眉道:“明儿个你去也要去,不去我便让人把你绑了去!你自己选吧!”

    蓝雪一翻白眼,无语道“老头子,您这是让我选吗?您这是逼我选啊!好吧!去便去,若是我去了以后对方不喜欢我,想要退了这门婚事,可别怪到我身上来,走了。”说完,蓝雪便转身离开了。

    “混账,你这臭丫头!”蓝谷大声呵斥,却只看到了对方的背影,不由颓然的坐回到了椅子上,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自语道:“这臭丫头明日不会故意给我搞些幺蛾子吧!若她真敢这么做,看我回来不打断她的腿!”

    出了书房,蓝雪伸了个懒腰,见面吗?好啊!她倒要去瞧瞧那个与自己订下婚约的家伙,看他有没有胆子受了自己,老娘可是只母老虎呢!哼!

    似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蓝雪得意的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却不想路上遇到了二娘,只见她正与两个妇人有说有笑,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突然道:“你们说我家这位大小姐,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整日都在外面野,也不晓得自己是个女儿家,你们说我这心是不是都操碎了。”

    蓝雪冷笑了一声,走到她们面前,行礼道:“女儿见过二娘。”

    “呀!是雪儿啊!你怎么在这呢?”二娘刘氏一脸‘惊讶’的看着蓝雪,然后急忙笑着道:“瞧我,都忘了是你爹叫你来的,对了雪儿,你爹找你来所谓何事呀?”

    蓝雪浅浅一笑,道:“爹爹叫我来,自是有重要的事情与我说,不过这件事情太过重要,实在不便与您说,还请您不要怪女儿。”

    刘氏脸色一僵,笑道:“瞧你这丫头说的,我怎会怪你呢!”

    蓝雪突然眼圈一红,哽咽道:“二娘,女儿知道您一直不喜欢雪儿,之前您虽然打我,骂我,但我都不恨您,因为我知道,您是疼我的,不过这件事实在重要,爹爹也不许我对别人说起,所以二娘,您可千万不要责骂女儿啊!”

    蓝雪突然地哭泣,着实是打了刘氏一个措手不及,她想到很多蓝雪对自己的嘴脸,却是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会如此,尤其是她这一番话下来,直是将她给说成了一个恶毒的娘亲,虐待自己女儿的毒妇,这真是让她‘受宠若惊’。

    蓝雪擦了擦眼角的泪,一脸慌张的道:“二娘,您…您别生气,是女儿不好,是女儿说错话了,您想忙,女儿先走了。”说完,她便凄然又慌张的离开了。

    只剩下刘氏站在那里一脸错愕,却再看其他几人,看向她的眼神都变了,这让刘氏气的不行,蓝雪啊蓝雪!你真行!你还真是可以!你给我等着!

    对于刘氏的愤怒,蓝雪自然是不会在意的,此刻她的心情大好,笑颜如花,哪里还有刚刚那种凄楚的模样,得意在她脸上简直不要再浓上几分了。

    “小姐!何事让您如此开心呀!”蓝灵与蓝晶此刻正按照蓝雪的吩咐,在院子里小心的栽种的院子里几株金盏菊,瞧见蓝雪笑呵呵的回来,便也跟着笑了起来。

    “你这妮子笑个甚!”蓝雪敲了蓝灵的额头,道:“来来来,本小姐心情大好,咱们一起!”

    将院子里各处的金盏菊拾掇在一起,用花盆栽种,竟有七盆之多,蓝雪倒是蛮喜欢这金盏菊的,如一轮小小的红日,看得人心里暖和。

    将七盆金盏菊摆在屋子里,蓝雪顿感屋子里变得不一样了。躺在床上,蓝雪却是想起了军队里的那些兄弟,也不知他们怎么样了,这些小子有没有想我呢?

    随即她想到明日要去那早生茶楼去见自己那个与订下婚约的家伙,蓝雪的心情便不好了,不过很快她便露出了笑容,轻声自语道:“既然她相见自己,那自己便当真与他见面好了,只不过…可不能就这样去见他呢!”

    似乎是想到了明日那家伙的脸色,她不由得咯咯笑了起来,有趣,当真是有趣呢!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