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前位置:许肯中文网 > 凰为将 > 正文 第十二章 怒火

正文 第十二章 怒火

书名:凰为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末节花开 || 错误/举报 更新/提醒 投票推荐

    ♂

    “为何不能退?”蓝雪大声叫道。

    随即自觉失礼,便又紧闭嘴巴哼了哼,小声嘟囔道:“老娘不就是想要为国效力吗,为何就如此困难呢!”

    “因为你的理由着实算不得理由,且我瞧你并非是真的喜欢女人,所以这婚不能退。”男人看着蓝雪,笑着问道。

    蓝雪撇了撇嘴道:“不退便不退吧!这既然见也见了,说也说了,若是没事我便离开了。”说着蓝雪便要起身离开。

    男人却站起身子道:“小姐且慢。”

    “你还有何事?”蓝雪转头看他,语气淡淡。

    男人却也不在意,只是笑道:“在下与小姐虽是第一次见面,但想必小姐还需要知道在下的名字,我叫慕容卿。很高兴今日能与小姐见面。”

    “慕容卿?”蓝雪眉毛一挑,随即道:“慕容德是你什么人?”

    “那是在下的祖父。”

    “祖父吗?”原来这人便是当朝太师的慕容德的长孙,入军队之前她便也听过他的名字,世人都说慕容家有个慕容卿,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博闻强识亦是无人能敌,说白了,便是这京城第一才子。之前只知与自己联姻的是个不简单的家伙,却原来是当朝太师的长孙,可是…

    她嘴角一扬,那又如何?本小姐便是瞧不上他们这些整日只会摆弄笔杆子的家伙,有本事你们真刀真枪的杀几个蛮子给我瞧瞧,一个个只会龟缩在这个地方,装装清高,显摆显摆学识,有个鸟用。

    “莫不是小姐瞧不上在下?”慕容卿何许人也,只一眼便瞧出了蓝雪眼中的轻蔑,不由笑道:“想来在小姐心中在下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吧!”

    蓝雪撇撇嘴,算是默认了他的话。

    慕容卿淡淡一笑,道:“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这句话是在下最为喜欢的,也不瞒小姐,在下不能上战场杀敌,这对在下来说是一憾事,可无奈家中自有家规,莫不敢不从。”

    “哼,屁的家规,生为男儿,在国家危难之时自当报效国家,舍生取义,如今边疆战事四起,那蛮子觊觎我大宋已久,早便想要将我大宋占为己有,如此时候你却与我说什么家规?我看你是没那个胆子!与国相比,小小家规又算得了什么?”

    “没错,在下承认小姐所说不错,那你可知治国齐家方能平天下,小家不齐何以齐天下?”

    “放屁!你莫要与我在这里咬文嚼字,说些狗屁话,若是有朝一日国已不在,家又何存?慕容卿是吧!我看我们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告辞!”说完,蓝雪便转身朝着楼下走去。

    她很激动,一想到自己那些死在蛮子手下的兄弟,那些为国牺牲的英雄,一想到那些只有十五六岁便战死沙场的战士,她的眼圈便是红了,那些小小年纪便死去的人又有谁会记得他们?他们为国牺牲,他们难道不应该被人歌颂吗?

    偏偏这些个虚伪可笑的文弱书生,提起个笔杆子,会诵几首小诗便被人挂在嘴边,还什么京城第一才子,我呸!老娘瞧不上的便是这种家伙,这婚老娘退定了!

    离开早生茶楼,蓝雪直接回了家,让蓝灵与蓝晶先回自己的院子,便独自一人来到书房,一把将门推开,在蓝谷错愕的目光中大声喊道:“这门亲事本小姐不要了!”

    “什么?”蓝谷先是一怔,随即怒道:“你说什么浑话!这门亲事岂是你说不要便不要的?对方是当朝太师的长孙,其娘亲更是皇上身边最为得宠的文贵妃的姐姐,对方是什么人,这门亲事牵着多少人,岂是你说退便退的?蓝雪我告诉你,刚刚这话我只当没听到,若是让我再听你说一句这种屁话,小心我打你板子!”

    蓝雪脾气与他老爹一样,也是个顶风上的主,此刻她满心都是怒火,瞧见一旁架子上立着个一只花瓶,拿在手里便是朝着地上重重的摔去。

    “不要!”蓝谷吓得老脸惨白,那只花瓶可是件古物啊!也是他最喜欢的宝贝,此刻竟是被这丫头摔了,他怎么能不吓到。

    砰!

    清脆的声音在书房响起,那只花瓶与地面亲密接触后便瞬间支离破碎,而伴随这声音响起的便是蓝谷愤怒的大吼。

    “混账东西!混账东西!来人!来人!给我把这逆子拉出去重打二十大板!来人!!”

    伴随着蓝谷愤怒的吼声,门外便是跑进来几个下人,三下五除二将蓝雪抓住了,蓝雪却也没有反抗,因为她将花瓶摔在地上的时候便有些清醒了,不过她却不后悔,只是冷冷的看着蓝谷,一字一句道:“本小姐说不成亲便不会成亲,有本事你打死我!”

    “混账,混账!打!给我拖出去打!”蓝谷气的浑身直哆嗦,老脸更是气的煞白。

    而就在这时,二娘刘氏匆匆赶来,先是看了一眼地上摔碎的花瓶,随即幸灾乐祸的看了一眼蓝雪,这才急忙跑到蓝谷身边,扶着他,一边为他拍着背,一边道:“老爷,您消消气,您消消气啊!为这个混丫头气坏身子可不值当!您快消消气啊!”说着话她转头看向那几个下人,大声喝道:“你们几个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把她拖出去重打二十板子!”

    “是!”那几个下人立刻拖着蓝雪走出了书房。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蓝谷浑身颤抖着走到了那摔碎的花瓶前,看着那满地的碎片,如同自己的心都被人割碎了一般,难受之极。

    砰!砰!砰!

    一下接着一下,板子重重的打在蓝雪的屁股上,那种钻心的痛却没让她吭一声,她只是咬着唇,鲜血顺着自己的嘴角滴落,可却没有眼泪。

    虽说她没被人打过板子,可是她也是受过伤的人,身上的伤甚至比这板子还要痛上百倍,可她却也都忍住了,这只是二十板子而已,她还挺得住,只是她越发觉得,这婚必须要退了!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