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前位置:许肯中文网 > 凰为将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被亲了!

正文 第七十四章 被亲了!

书名:凰为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末节花开 || 错误/举报 更新/提醒 投票推荐

    ♂

    是夜。

    蓝雪独自一人走在雪地上,许是喝的多了些,所以走起路来也是歪歪斜斜。

    “你没事吧!”韩胜书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蓝雪的身边,伸手抓住了她的肩,他的手很大,所以也很有力气,被他这么一抓,蓝雪倒是稳住了身体。

    蓝雪抬头看着韩胜书,迷蒙的双眼配上酒色的红晕,使得他此刻异常美丽,这一幕落在韩胜书的眼中,不由让他的一颗心都猛地颤抖了起来。

    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松开了手,蓝雪的身体没了固定,竟朝后倒去,韩胜书回过神来,急忙伸手揽住了她的腰,不自觉的往自己怀里一带。

    如此一来,两人的身体便是结结实实的贴在了一起,她的脸也贴在了自己的胸口。

    砰!砰!砰!

    这一刻,韩胜书似乎清晰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再低头看着怀中的男子。

    他此刻也挣迷离着双眼看着自己,咧嘴道:“韩大哥,你…你抱着我做什么?”

    又是那种眼神,又是那张女人一样美丽的脸,韩胜书咬着牙,这个小子,明明是个男人,却偏又生的如此女人模样,害得他都心跳加快了。

    “还能做什么?你这小子,没什么酒量还要喝这么多,走,我扶你回去!”韩胜书瞪了他一眼,然后便扶着他朝着他的营帐走去。

    夜已深,皓月当空,将雪地照的似是蒙上了一层浅浅的蓝色。如梦似幻。

    两人走在这静谧的雪地上,韩胜书的一颗心似乎变从未停止过加速跳动,而且似乎这声音也大的让他听的真切。

    突然,身旁的蓝雪手一挥,大声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呸!你小子朗的这是什么东西!就不能说点好听的,这要是被我那老爹听到你在快要打仗的时候念这种东西,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蓝雪嘿嘿傻笑道:“我…我现在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些了,韩大哥你…你会说些什么?”

    韩胜书白了他一眼,笑道:“我可没有那么好的雅兴,你老实点就好了。”

    蓝雪又是嘿嘿傻笑着,然后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雪地,然后笑着道:“如果没有战争我们是不是便没用了?”

    韩胜书身子一僵,随即抓着他的肩道:“如果是这样,我倒希望永远都没有战争,没有仗可打。”

    蓝雪仰头看着韩胜书,这个男人是俊朗的,也是很不一样的,他的俊朗与慕容卿的俊朗却又完全不同,慕容卿给她的感觉是柔柔弱弱的男子,虽然看着很养眼,但却让人提不起兴趣,可面前这个男人却不同。

    他有有力的臂膀,有坚实的胸膛,关键时刻,他可以为喜欢的女人遮风挡雨,做她的支柱,而且她看得出来,他有信仰,有理想,起码他们就很投得来,这点就很重要。

    “韩大哥。”

    “嗯?”

    “你…有喜欢的人吗?”蓝雪红着脸问道,这份红却不知是酒红还是羞红。

    韩胜书愣了愣,随即伸手在蓝雪的额头上摸了摸,皱眉道:“你小子是不是真的核对了,怎么竟说胡话呢!无缘无故的说这些做什么?”

    “你说啊!你告诉我,你有喜欢的人吗?”蓝雪却执拗的抓着他的手问道。

    一双冰凉的,却又十分柔软的手正紧紧的抓着自己,韩胜书觉得自己的心跳真的在莫名的加快,这双手很柔软,很舒服,握着就好像是…好像是一个女人的手,就好像小时候他被他表姐握着一样。

    只是那时候他没什么感觉,这时,他却心跳加快。

    可是…面前这个家伙是个男人啊!自己怎么可以对男人心动呢!

    韩胜书用力的捏了捏自己的大腿,然后干咳道:“没有!”

    “没有嘛?”蓝雪眼睛一亮,急忙问道:“可你长得不错,家世又好,怎么会没有女人?”

    “女人和喜欢的女人怎么能一样?”韩胜书声音不自觉的提高道:“女人自然有很多,前段日子你还记得吧!那次我从家里逃出来就是因为我那老爹非要给我订一门亲事,要我去看看对方小姐如何!我自然不会答应。”

    “所以你来到了这里?”蓝雪笑眯眯的说道。

    “没错!躲掉这门婚事也算是一点,不过我来这里主要还是为了保家卫国!将那些侵犯我国土的蛮子赶出去。要知道,我可是有理想有抱负的爷们。”韩胜书挺了挺胸,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说道。

    看看,看看!这才是我蓝雪喜欢的男人!

    许是借着酒劲的缘故,蓝雪的胆子也是格外的大了些,在韩胜书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踮起脚尖,在他的脸上猛地亲了一下,然后便甩开他的手臂,朝前飞奔而去。

    一边跑,还一边大声喊道:“我没事了,不用送我了!”

    看着渐渐远去的身影,又摸了摸自己的脸,韩胜书呆愣愣的站在原地,一时间竟好像是丢了魂儿一样没了反应!

    如此过了好半晌,韩胜书在抬起手掌拍了拍自己的脸,然后用力的掐了一下。

    “嘶,好痛!”痛就说明没有在做梦!

    没在做梦就说明…这小子刚刚真的亲了自己一下?

    可他是男人!他怎么可以亲自己?莫非他有…龙阳之癖?

    一想到这里,韩胜书就汗毛倒竖,浑身都不舒服了!

    应该…不会的吧!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