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前位置:许肯中文网 > 凰为将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因祸得福

正文 第七十八章 因祸得福

书名:凰为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末节花开 || 错误/举报 更新/提醒 投票推荐

    ♂

    黑暗之中,除却蓝雪与韩胜书的脚步声,便再无其他的声音,空气似乎都凝固了起来。

    “你觉不觉得这里的温度似乎更低了?”韩胜书一边搓着手,一边低声说道。

    蓝雪点点头,的确,越是往里走,温度越低,原本在这里温度便已经很低,可却不想到了这里,温度似乎更低了一些。他们身上的衣服足以抵御这里的寒冷,却在这里仍旧冷的忍不住打着哆嗦。

    想着,她从怀中取出了一只火折子,吹了吹,火折子瞬间亮起,但是很快又灭了。

    “果然还是不行啊!”也不知是怎么了,这里邪门的很,火折子在这里完全点不着,只消片刻便会熄灭,着实是古怪的很。

    “快走些吧!早点离开这里,早些暖和。”收起火折子,两人都不敢再多言,在这里多说一句便多消耗一分体力。

    如此走了约莫一炷香的时候,两人却已是冻得脸色发白,身子颤抖如筛糠。

    “怎…怎么会这样!难怪他们…他们不敢进来,实在是这里面冷的让人想死啊!”韩胜书一边打着哆嗦,一边口齿不清的说道。

    蓝雪此刻也是冻得瑟瑟发抖,想要说话,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若不是自己执意要来,怕他们也不会落到此等地步,若是他们当真死在了这里,那可着实是死的憋屈了。

    “不…不要紧,我们…我们一定…一定可以找到出路的!一…一定可以的!”打着哆嗦,蓝雪也是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让自己走起路来至少可以平稳一些。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两个人也是越来越痛苦,之所以痛苦,是因为这里的冷不比寻常的冷,这里的冷是那种刺骨的寒冷,似乎每向前走出一步,都有上百根针刺进他们的身体里一般,那种痛苦着实是让人想要去死。

    可他们却也知道,死是不可以的,至少也要死在战场上。

    “蓝兄弟,咱们…咱们还是回去吧!大…大不了咱们与那些蛮子拼了!便是死了也…也总比在这里冻死来的舒畅,你…你说呢?”韩胜书虽是极力的控制着,却还是颤抖着声音说道。

    蓝雪看了韩胜书一眼,随即咬了咬牙,道:“好!那便回去!大不了多杀些蛮子再死!”

    于是两人便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一步一颤的走了回去。

    可是,让两人感到绝望的一幕发生了,两人如此走了约莫半个时辰的时间,却并未看到任何光亮,前方没有丝毫的火光出现。若是按照刚刚他们走的路程来算,至少这半个时辰也该多少看到些许光芒了。

    “难道…咱们迷路了?”韩胜书看着蓝雪,惨白的嘴唇颤抖得更为厉害。

    蓝雪同样是黛眉紧蹙,的确,这里虽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在,但却也很黑,且四周的景色皆是一致,看到哪里都是黑茫茫的一片,走的路自然也不可避免的走出了弯路来,可便是如此,应也不该差了如此大的距离啊!

    此番两人走的路虽不敢说是笔直前行,但也可以大体走出一个方向出来。可找他们这么走下去,怕是没等两人真的找出回去的路,便也冻死在这不知名的地方了。

    想着,蓝雪正待说些什么,却突然脚下一软,没等她作何反应,整个人便是陷了下去。

    “韩大哥救我!”蓝雪费力的喊出了一声,却转头看时,脸色也变了一变,因着韩胜书竟也与自己一般陷了下去。并且似乎比自己陷下去的速度还要快上几分。

    终于,思考快不过下陷的速度,当她的头也完全消失在这片茫茫夜色时,她的思绪便也在此中断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待她幽幽转醒之时,却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处冰凉的地面上,地面!没错,就是实实在在的青石铺就而成的地面。可自己不该是在雪地中吗?怎地会…

    她突然脑海中闪过一丝亮光,是了,自己是从雪中陷了下去。莫不是这雪地之下还有洞天?想到这里,她不由抬头看去,竟似看到了些许的光芒透过上面照了下来,好高!蓝雪眉头微皱,只一眼看去,这高度便也至少有近两丈,从这么高处摔下还没摔死,自己倒是命大了。

    “对了!韩大哥!”想着,蓝雪挣扎的坐了起来,浑身的痛便好似所有的骨头都被人用木棍一寸寸敲碎了一般的痛。可她还是咬着牙坐了起来。

    转头看去,却见韩胜书正躺在她身前不远处,此刻还闭着双眼,蓝雪靠着双手一下一下的蹭了过去,先是摸了摸他的鼻息,还好,还有呼吸。可是当她看到韩胜书的手臂处被划破的衣服一级那流出来的鲜血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血还在流,可却没有适合包扎的布,想了想,她只好费力的撕扯下自己身上的一块衣布,然后挪了挪身子,便为韩胜书简单的包扎了起来。

    似乎是动作大了些,也或许是弄痛了他,韩胜书眉头皱了皱,哼了哼,然后便缓缓睁开了双眼。只不过虽是睁着双眼,但看样子还在出神,如自己刚刚那般。

    又过了半晌,他的眼珠子转了几圈,方才回过了神来,待他看到蓝雪后,便长出一口气,道:“看来咱们都算命大,都没死。”

    “嗯,的确,只不过从这么高处摔下来,倒是浑身痛得厉害。”蓝雪又是费了好大力气才重新躺了回去。

    “也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竟是会出现在这雪地之下。”一边用只能动弹的脑袋打量着四周,韩胜书一边不解的说道。

    蓝雪也是看着四周,只不过四周太黑,想了想,蓝雪又将怀中的火折子拿了出来,用力一吹,这一次火焰亮起,瞬间将这里照得明亮了许多,并且也没有要熄灭的样子。

    “这里倒是可以用了。”蓝雪笑着,将火折子四处照了照,却惊讶的发现,这里竟然极为的宽敞,他们躺着的地方仅仅只是这里的一小部分,四周的宽敞的石壁看来都是人工凿出来的。

    “你看,那里有路!”韩胜书突然指了指两人的前方,有些激动地说道。

    蓝雪忙是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便在两人前方一丈开外便可看到一处幽幽的黑|洞正蔓延向远方,深邃而幽静。

    “看来咱们死不了了。”蓝雪笑着熄灭了火折子道:“现在咱们也动不了,便先休息休息吧!对了,看看身上的干粮还在不在?”

    是的,他们出来之前为了以防万一,都在身上装了少许的干粮,虽然仅够他们一顿口粮,但也好过没有吃的被饿死。

    两人都摸了摸自己的腰间,果然还有个小包在。这便都安了心。

    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下去,昏暗的地下,只有两人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竟都不知该如何开口打破这份安静。

    突然,韩胜书开口道:“蓝兄弟,若是这次咱们可以活着离开这里,我决定和你拜把子成为兄弟!如何?”

    蓝雪呼吸一滞,兄弟?可她才不想和他成为兄弟,她是女人,女人哪里需要拜把子的兄弟,况且她对韩胜书是有好感的,所以她想了想,道:“这件事先不急,我想回去以后便先组织好咱们的兵,争取给蛮子们一次重重的打击!”

    “重重的打击?难道蓝兄弟你有了什么好的办法?”韩胜书被成功的转移了注意力,急忙问道。

    蓝雪笑着看向了远处的漆黑,淡笑道:“的确有个想法,但还不敢确定。”

    “什么想法?说来听听。”韩胜书感兴趣道。

    “其实倒也不算什么稀奇的法子,韩大哥你想,若是咱们当真可以从这里出去,并且顺利回到咱们的营地,那这里便应该算是一处绝佳的偷袭之地了吧!”

    “偷袭?”韩胜书眼睛一亮,急忙道:“蓝兄弟你的意思是说,咱们到时可以将咱们的兵带到这里,然后从这里进入,然后打那些蛮子一个措手不及?这的确是个好主意。”

    蓝雪笑着摇了摇头,道:“这的确是个好主意,只不过有一点却还不行。”

    “你指的是什么?”

    蓝雪看了看上面,皱眉道:“咱们的确可以将兵带来这里,也可以趴着梯子上去,可是你想过没有,咱们要如何找到蛮子所在的营地?”

    “这…的确很难,咱们都迷了路,的确不好找。”韩胜书也是皱起了眉头。

    “嗯!我想之所以那些蛮子不敢走进来,也果断的放弃咱们,一定是有两个原因,其一,便是这里的冷,并且是出奇的冷,其二,便是来到这里的咱们会迷路,一但迷了路,那边走不出这片雪地,这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便是咱们想要靠着这个方法打败那些蛮子,怕也是无法做到的。想来那些蛮子也正是想到了这点,才敢将咱们放进来,因为他们知道咱们是走不出去,并且找不到出路的。”

    韩胜书点点头,道:“那些蛮子到时有些脑子,只不过如此一来,这条路便算是断在这里了吗?好不甘心啊!”

    蓝雪淡淡一笑,道:“自然不会让它白白断在这里,毕竟这条路是一条不错的路,既可以偷袭,还可以储藏东西,我刚刚看了一下四周,这里极其宽敞,而且温度也不低,适合人在这里居住,我想我们甚至可以将伤员放在这里养伤。”

    顿了顿,蓝雪又道:“毕竟雪地里便是大帐内再暖和也毕竟不如这里来的好,这里四周都是石壁,没有一丝风吹进来,若是再点上些火,那温度一定很高,很适合伤员在此养伤。”

    韩胜书突然哈哈一笑,道:“看来咱们这次真的是没有白来,虽说是之前受了些罪,可却也找到了这么个好地方,我这心情也是好了很多啊!哈哈哈!”

    蓝雪也是笑着点点头,的确,在来之前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会被那些蛮子逼到了这里,更没想到会在这里被冻的浑身发抖,而且还迷了路,当然,更加不会想到的,自然还是他们误打误撞的掉进了这里,而且还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这里是人工凿出来的,想必之前也是有人在这里住过吧!”韩胜书打量着四周说道。

    蓝雪点点头,道:“我想是的,当然,绝对与那些蛮子没有一点关系,以他的手段,还不足以弄出这么大的地方,而且若真是他们弄得,那他们也不会这么害怕进来,而且也不会让我们进来了!”

    就这样,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过了半晌,蓝雪听到韩胜书轻微的鼾声,这才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说真的,她还真怕韩胜书再提起要结拜的事情,毕竟他们男女有别,他虽然可以和军营里的那些士兵称兄道弟,可那也只是因为关系好才会如此。

    可与韩胜书,她心里面其实还有一些自己的小心思,不得不承认,她多多少少是喜欢着韩胜书的,虽然他不喜欢自己,当然,他不喜欢自己也算正常,毕竟自己现在是男儿身,若他真的喜欢上男人的自己,那她才觉得可怕。

    “哎!也不知道以后自己该如何了!”想到韩胜书,再想到自己如今的身份,她竟是有了一个冲动,不如自己打完这次帐便回去吧!退了那门亲事,然后以一个女子的身份对韩胜书表明自己的心意,这样至少自己也可以不再总是挂在心上,结果如何自己也都可以安心了。

    想着想着,蓝雪的困意也席卷而来,眼皮眨了眨,便再也睁不开了。

    如此,也不知睡了多久,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体虽然还有些疼痛,但却可以动了,转头看去,却见已是没了韩胜书的身影。

    正待开口,却听不远处传来了韩胜书的声音道:“蓝兄弟,你是醒了吗?”

    “韩大哥,我醒了,你在做什么?”说着话,蓝雪吹着了火折子,借着火光,蓝雪看到韩胜书正在一处石壁上摸索着,便疑惑的问道。

    韩胜书还在摸,一边摸一边道:“我觉得这里的石壁似乎有些古怪。”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